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七日评:假日办走了,休假权来了吗  

2014-09-23 15:0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察员  □李妍  (《重庆日报》评论员)□马想斌 (《华商报》评论员)□周东飞 (《潇湘晨报》评论员)
□集月音 (《燕赵都市报》评论员)

 

打酱油的假日办挺无辜
    集月音:这两天,有关假日办的消息又上了头条。因为被撤销了,大家又去回顾假日办的来龙去脉。不知道在你们心目中,曾经的假日办到底是个什么机构?
    李妍:假日办,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机构吧。没什么实际权力,在假期安排上就只能做点辗转腾挪的游戏。在有关放假的民怨面前,我觉得假日办挺无辜的。一则,它没法真正给大家多放几天假,顶多就是一个协调机构,可这个协调机构又承载了大家太多的希望;二则,中国人太缺乏休息了,所以大家都盼着放假,可一年的大假就那么几天,假日办也是没办法,只能挪来挪去,大家就只能靠吐假日办的槽,来浇自我心中块垒。
    集月音:第一印象里假日办自然是研究怎么放假的,可成果让大家很不满意,不管怎么安排都有人骂。调休调来调去,调得复杂了,大家觉得折腾,跟今年似的尽量不调吧,又有人觉得休息的日子少了,总之永远没有合所有人心意的时候。然后就是假期时,遇到权益被侵害的事,可以打电话投诉,不过我还真没打过,不知道解决起来是不是有效果。
    马想斌:我去年才真正关注这样一个机构。原本安排国民休假的假日办,居然办公地点设在了国家旅游局,一时间让我很是想不通。负责让大家休息的假日办,实际上也在旅游局的工作职能中,所以打的是如何提升旅游收入的经济算盘。
    周东飞:假日办的简称有问题啊,人家叫假日旅游办,可是国人太喜欢按照自己的期待来简称了,于是就成了假日办。其实,它是协调假日旅游的,放假安排是国务院的职能,假日办可能也参与一下如何调假。把所有的吐槽都给了假日办,只能是“爱之深、恨之切”,没办法,中国人累惯了,休闲权利又没有保障,所以对放假寄予了很大很大的希望,一旦这希望不如意,就不免张口骂起来。
    马想斌:假日办设置的初衷,是为了应对1999年首次出现的黄金周。没成想现在黄金周出现很多乱象,社会公众的舆论就指向了假日办。这个过程中,设在旅游局的假日办,就显得有点身份局限了。所以,撤销假日办,将其职能回归到联席制度当中,能以更宽广的视野来审视假日安排。
休假成了忆苦思甜的体验
    集月音:以往的假日安排给你们带来过烦恼吗?
    马想斌:工作之后的第一个十一长假,难得休息7天,我去了泸沽湖,到了之后就发现长假的不好之处。原本也就是一百元左右的房价,涨到了四百都还订不到房间……
    集月音:我有次黄金周最后一天去一个江南小镇,住在家庭旅馆,老板娘说你们运气真不错,要是前两天来,凡是能住的地方都爆满,有的人晚上11点了还找不到住的地方。但我们到的时候,过了黄金周高峰期,镇上几乎就没几个游客了。现在想想,放假出去玩跟忆苦思甜似的,衣食住行样样都难受。
    李妍:在黄金周之类长假的一大乐子,就是看一众外出旅游的好友怎么在微信朋友圈上吐槽,我挺幸灾乐祸的,因为终于找到了一丝平衡感。其实真的不是不想出去玩,我是一个挺喜欢看山看水的人,可是大家都放假的假期,我又真的不敢出去,怕人太多败了玩的兴致。
    马想斌:所以不是人们不想旅游,不是不想出门,而是怕长假太拥挤,黄金周成了“黄金粥”。原因第一是时间安排上,人们缺少选择。每年就一个黄金周,自然在这个固定的时间全民一起休假,所以麻烦不断。
    第二,是方式上缺少选择。很多时候,大家去某个景区都是盲目的,如果开放了提前预定等方式,大家知道景区当天的接待能力,那么就会理性选择景区。
    第三,目的地缺少选择。条件便利或者标志性的景区就那么几个,就像北京的故宫、西安的兵马俑大雁塔一样,再加上本身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能力跟不上,所以黄金周很容易变成“黄金粥”。
    集月音:我觉得还有两个社会大背景不能忽视。首先,这些年,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自由迁徙的时代,各种原因促使人们远离了故乡,所以大家都会有探亲访友的需求,而且很多是远距离的出行,因而人们对假期尤其是长假非常渴求,但相对来说长假太少了。
    另外,经济发展了,大家都有了旅游支付能力,而且对生活品质也有了更高的要求,所以对旅游的热情空前高涨。黄金周期间,不要说国内,就连周边的泰国、尼泊尔、韩国也成了旅游旺季,哪怕那时候不是最佳旅游季。与国人的旅游热情相比,我们的旅游产业发展太滞后了。
    周东飞:放假的痛苦,是旅游休闲意识爆发的必然结果。当假期和旅游绑定在一起的时候,普通人的假期就注定是“倒霉”的。现在,看样子是要给假期与旅游之间松绑了,这是好事一件。
从假期游到休闲游的升华
    集月音:假日办的撤销或者说升级,是否预示着旅游产业改革的启动?
    周东飞;升级的说法,有一点点小夸张。
    李妍:我倒是认为这次撤销假日办成立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确实有升级的用意。首先在名称上,从过去的假日旅游,到现在的旅游工作,从只关注假期的旅游,到关注整个国民各方各面、各个时候的休闲旅游,对休闲旅游的概念和认知升华了。其次,召集人从副秘书长到副总理,这也意味着这个联席会议不仅只是简单的协调机构了,它可能今后会对打造整体国民休闲旅游的目标,有一些战略性的部署和决策。
    再次,改变后的联席会议,据说参与其中的部门,已经由过去的18个增加到现在的28个,这意味着国民旅游囊括的部门,关注的方面开始扩容,这种扩容应该不仅是行政机构的扩容,还可以看成是民意声音的扩容。
    集月音:这个新的联席会议除了做加法还做了减法,参与的部门裁掉的有三个: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宗教事务局、铁路总公司。对宗教事务局的退出,不少专家的解读是宗教寺庙这样的观光场所,将来会作为公益性机构对外开放。过去寺庙等历史文化资源景区收取高价门票被广为诟病,典型的只顾经济利益不顾文化本源。这次以新的联席会议为标志,以其他各项配套政策为助力,会不会推动门票经济的转型,让我们拭目以待。
    马想斌:我觉得撤销假日办,有个很大的理由,就是呼应改革。这个机构有些民怨,职能也单一,故而按照简政的改革要求,将其撤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合算的假期没人愿意休
    周东飞:原来就是因为把旅游和假日混为一谈,才导致了“黄金粥”的悲剧,现在既然知道假日跟旅游不是一回事,那么联席会议就不应该成为人们对放假无限畅想的寄托体。放假更倾向于是一种与劳动相关联的权利,如果要找个职能部门的话,可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更合适。或者说,放假权利的落实,是比功利化了的旅游更重要的东西。政府部门把放假与旅游混淆起来是对权利的一种矮化,而民众自觉自愿将放假权利寄托给旅游机构,只能说是不自觉的自我矮化。
    集月音:说起放假的权利,最让国人望眼欲穿的就是带薪休假了,虽然规定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但很多人根本享受不到。
    周东飞:我觉得带薪休假的不通畅,主要原因肯定是制度不给力。仅有一个带薪休假的概念是不够的,必须有细致的规则来为劳动者的休假权利保驾护航。说是带薪,带的薪水的成色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有些企业耍聪明,带薪就是基本工资,而不是职工的平均收入。这样一算,谁还愿意去休假啊?
    李妍:身边的朋友大多都在福利、劳动权利保障比较好的单位,所以感觉带薪休假还是有保障的。要算这个假划不划算,就不太好说了。一般来说,带薪休假对大多数单位来说,休假时带的薪都不会很高。如果考虑到这个因素,一些人不敢轻易休假,这一定程度制约了带薪休假的落实。
    集月音:除了大家谈到的劳资双方都会涉及到的请假成本,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少小型企业,基本上工作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人暂时离岗几天,一部分工作就乱套了。所以老板就当没这个假,同事也不希望替你分担工作,休假就成了空想。
    马想斌:政策的制定者说,现在有法律规定,你们可以带薪休假了。但是法律的执行情况,又有谁保障?后续的问责,又有哪个单位企业因此被问责和处罚过?
休假是权利正在成为理念标配
    集月音:大家可能普遍认为公务员群体休假会没有障碍,但我认识的一部分公务员其实也没有带薪休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领导从不休,领导不开这个头,没人敢当出头鸟。这样的职场潜规则在很多单位都存在。
    马想斌:这个倒是。我姐是公务员,上班好几年,就没有听说身边谁带薪休假了。
    集月音:领导好像都不喜欢休假。当然有可能他们要处理的事务有些的确比较重要,另外一方面,很多单位的领导相对普通员工有更多的学习交流的机会,这当然不算旅游休闲,但是也是变相的享受假期了。一般而言,这些都是上行下效的,领导没有休假的意识,员工也不敢随便主张休假的权利。
    周东飞:休假的意识,很重要。前面说的领导不休,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没有休假意识,他自己不休,可能也觉得其他人同样不需要休。而且,中国长期以来喜欢标榜苦干,加班加点,长期的主流意识里就没有休假这么一说。谁不休假,谁休得少,谁就是奉献者。
    休假是权利,这种看法正在中国成为一种理念标配。有了这样的理念,我对未来带薪休假权利的落实还是相当乐观的。据说,一些管理者就看不惯80后、90后们,因为他们动辄就问能休多少天假。这种新风气很好很强大,人人都有这种意识,即便老板不想支付休假成本也不行啊。
    国外让人羡慕的休假状况,也是长期发展的结果。今天,我们争取休假的权利,其实也就是在推动文明的进步。我休假,我光荣。

  评论这张
 
阅读(128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