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七日评:世界杯的社会学审视  

2014-06-16 17:43: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 方 (《燕赵都市报》评论员)□马想斌(《华商报》评论员)□周东飞 (《潇湘晨报》评论员)□李 妍 (《重庆日报》评论员)     □单士兵  (资深球迷,《重庆时报》总编辑助理)
狂欢没有真伪球迷之分
    马想斌:世界杯开幕前,社会已经开始不断暖场。比如,伪球迷观看世界杯指南等等。当然还有一条新闻最近在凑热闹。安徽一个27岁的男子,放弃年薪超过十万的工作,辞职只为了看世界杯,当然公司是他老爸开的。这引来很多人的讨论,世界杯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周东飞:我觉得,看球的人有三种。一种是真球迷,懂球,懂规矩。第二种是伪球迷,也不能说全不懂,但是要说热爱足球,那真是抬举了。他们的乐趣是大家在一起起哄狂欢。第三种人呢,是非球迷,这时节就是凑个热闹。我自己属于非球迷,不懂足球,但是也不讨厌。
    单士兵:其实分析球队的阵型以及战术,很多时候能够展示一个男人对某种情势的分析,每场球赛就是一次战役,场内拼技术,真球迷玩的是智商和思维分析能力。
    陈方:看球可以展示一个男人的判断,这话说的真好。
    马想斌:我平时连那些球队球员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为了在世界杯期间,不至于在一群人中别人说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还是乐于看看球的。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时候,本来之前我对世界杯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天有中国队比赛,我们中学集体放假,全校师生回家去看世界杯。
    李妍:世界杯,男人看足球,女人看帅哥。
    单士兵:从狂欢的角度来讲,世界杯没有真伪球迷之分,我个人认为,世界杯是个特别立体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找到一个娱乐的支点。还有一点,对中国人来说,看世界杯,其实成为一种特殊的文化了。作为老男人,我真心不觉得,关于群体性怀旧,关于情感性记忆,还有什么比世界杯更系统化,更持续化,更能浓缩人生,从童年到青春再到中年。所以,浮躁的人们呀,珍惜世界杯留下的永远不会变质的记忆吧。
    陈方:我虽然是非球迷,但也看到一些文章说,世界杯和奥运会一样,沾染了很多政治因素。6月11日中国青年报评论《世界杯,让战争走开》,又提到了“用政治绑架足球的始作俑者是墨索里尼”。
    单士兵:如果以微观视角看,肯定是这样,足球世界有利益,有冲突,有赌球,有政治代言。世界杯以世界为格局,创造的机会,是绝无仅有的。任何国家都有机会,而且机会展示是向全世界永远直播。
    马想斌:似乎世界杯,还真有点纯粹。可能是中国屡屡未能出线的缘故吧,世界杯上我们感受不到情绪所需要的那种集体感,剩下的,就是你支持喜欢的,你吐槽踢不好的。因此变得纯粹起来了。
    周东飞:像我这样的非球迷,对世界杯没有特别的印象,更体会不到世界杯和政治的关系了。比赛密集,既然电视里老放着,咱也一起看看,和别人一起喝点啤酒吃点小龙虾。我估计非球迷都这么看球的。
    李妍:作为球盲,虽然不看世界杯,但是我想说世界杯真是个好东西。它代表着飞舞的荷尔蒙、运动的精神、庆贺的啤酒以及大块朵颐的美食。一大群平时没有什么交集的人,聚在一起共襄体育盛事,找到了共同的情绪出口。
“凑堆看球”也算是一种足球文化
    马想斌:世界杯热,确实是给人充分赐予了自由与开放。这个过程中,好像一场世界杯的球赛,能够释放人的另外一面,比如平时不说话的,那时都喜欢充分交流。为什么人最喜欢去酒吧等人多的地方看球呢?为什么球赛能够让人释放另外一面,把掩藏的一部分展现出来?
    单士兵:很多球迷其实就是闷骚,的确,他人生可能不得意,不成功,但是,他是真懂球,因为看球是一种文化境界,是一种思维模式,所以,到这时候,他就兴奋了,自信了,站起来了。真正的球迷,在那一刻,是可以找到英雄的感觉的。
    陈方:看球的人可能都需要一个“气场”吧,他需要有人分享他的观感,进球了他的狂呼,没有进球他的失落,他都需要在一个气场内寻找共鸣。
    李妍:对,需要共鸣、期待分享,应该是世界杯期间人们最真实的情绪吧。人们聚在一起,没有理由,就是希望感受到这种热烈的氛围,找到情感上的共鸣。在上届世界杯的时候,我曾经到集体观赛的会展中心打过一次酱油。虽然对球一窍不通,但是现场热烈的氛围,人们时不时共同的击掌、惊呼,空气中弥漫的啤酒与烧烤味,还是深深感染了我。
    周东飞:世界杯就是个由头,足球也是。我觉得,看球是个借口。一群人,平时也没有个理由聚在一起。这下好了,去酒吧也好,去路边摊也好,反正只要有个电视机就好。
    单士兵:是呀,这个由头什么都可以装进去,有普适性,就算是借口,也在能承受的范围内,所以,我认为,人类不能没有世界杯,不为足球,就为人们和谐的生活。
    马想斌:其实正如有人说的,足球是和平时期的一场战争。在战争年代,体育运动不会受重视,而在和平年代,足球比赛又是以集体作战对垒的方式进行,所以更像是一场“战争”。既然是“战争”,就一定能够勾出人的另外一面,这就相当于,人们在战争的边缘,很难理性地去表达。
    单士兵:看球,真正的乐子,其实还是专业的,你如果真的理解规则,理解人的行为在规则的底线和天花板之间,是可以完成那么完美的飞翔,你就会明白,这才是最真切最人性最动情的游戏。
    陈方:世界杯大家都聚在一起看,但像奥运会之类的其他赛事,很少出现这样的景观,是不是因为足球是个集体项目,所以观看足球的人也容易凑成堆?或者说,凑群看球,这本身就是一种足球文化啊。
    单士兵:奥运会相对来说,比赛项目分散,很多还特别小众,而且,足球毕竟是平民体育的一种。足球是街头体育,它最具有社区性,底层性,共同性,群体性。而且,它的规则设置,最讲求是协同配合,像一个机器,缺一不可,参与的都有存在感,包括球迷,都是比赛的一部分,所以,球迷对于世界杯来说,根本不是外人,而是嵌入球队的。
    李妍:汪峰唱我该如何存在,人们说,在足球运动里去找存在。
真不爱足球就别假装喜欢
    马想斌:球迷无论真伪,都对世界杯痴狂。我不明白的是,是什么社会基因造就了球迷对世界杯的痴狂,尤其是中国球迷。这当中,是商业的运作,还是媒体的操作?还是我们缺少像世界杯这样狂欢的机会?
    周东飞:前面说有人年薪10万不要,辞职看世界杯;还有一个公司宣布,世界杯期间只要前一天晚上有球赛,第二天上午就放假。我觉得辞职的家伙和这家公司就是典型的非理性。而且我觉得,所谓的非理性,还包括扰民这一条。
    单士兵:世界杯非理性最大的体现,就是瞎起哄。的确世界杯是狂欢,但是有些球迷就把自己当直播机,永远不停息,害人害己害家庭害单位,这肯定不行。再大的狂欢,也不能以破坏他人生活质量为代价。所以,世界杯,也是人性恶的一个释放窗口。
    周东飞:还有啊,什么都往世界杯上靠,这也是一种非理性。简单浏览了一下新闻,说,股市有反应了,啤酒饮料股小涨。O2O商家宣布,开始做世界杯期间送夜宵服务了,连演艺界也全是世界杯的新闻了。世界杯的确是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但是事事都贴上来恐怕也不太自然啊。世界杯已经成为最简单的最不动脑子的广告噱头。
    陈方:什么都往世界杯上靠,这也算是生物学上讲的“趋光性”吧。世界杯现在其实就是个商业噱头,很多和足球无干的人,很多和世界杯无关的事情,全往世界杯这个框里装,其实有点类似圣诞、情人节之类的节日。
    单士兵:我倒觉得,世界杯是人类共同的嘉年华,一些文娱的商业的元素加入很正常。
    马想斌:其实,世界杯的非理性,还有就是球迷的猝死。2010年没有看到确切数据,但是2006年,世界杯期间球迷死亡人数已经飙升至43人,而人数最多的国家居然是没有球队参赛的中国,已经达到了9名。以至于今年世界杯报道中,有媒体提到说,要安全健康地活过接下来的“世界杯月”,秘诀首先要强调的一条是:“保持看球,不要猝死”。
    李妍:猝死的原因是什么?
    马想斌:猝死的原因,很多是因为兴奋过度。1998年世界杯,1/8决赛,贝克汉姆得了一张红牌,点球大战中英格兰败北。然后英格兰的医院就忙碌起来,比赛当天到赛后两天内,医院接收了比平常多25%的急性心梗病例。以至于有专家提出建议,为了公共健康,点球应该禁止。
    周东飞:我倒是有个建议:如果真的不爱足球,就别装着喜欢了。想想看,如果你不装着喜欢看球赛,这一个月将省出多少时间啊。
    李妍:说到世界杯的非理性,预言帝是不是又该出场了?以前是乌鸦嘴贝利,还有章鱼保罗,我觉得球赛推出这些所谓的预言帝,其实也有哗众取宠之嫌,当然对于足球这点事儿,也不必太较真。据说,今年的预言帝开始玩得高大上了,开始用了时下流行的大数据,来预测本届世界杯的排名。这些预测背后,是不是也有一些沉陷在足球赌局中非理性的人们?
    单士兵:我觉得,你们认定的非理性,说到底还是非球迷的价值判断。人类选择娱乐的方式和尺度,是多元的,是分层的,球迷的娱乐方式,恰恰就是最有弹性的。所以,我不认为放大世界杯狂欢的极少悲剧案例有多大价值,恰恰相反,一个节制阴柔的民族,通过世界杯壮大我们的雄性,像男人一样去战斗,我觉得很好。
该如何在意中国足球的未来
    陈方:谈到世界杯,总会说起中国足球。有个段子说,从来没有一个球队可以在世界杯中把中国队踢输两场的。大家都期盼能在世界杯上看到中国足球的身影。那么,足球需要怎样的体制才能踢好,马云入股恒大对中国足球会不会有所促进?
    单士兵:国家队的强大,离不开联赛的强大,这是常识。而联赛强大,肯定离不开俱乐部的成熟运营,恒大肯定是中国最牛的俱乐部,所谓恒大模式,也就是复制世界上顶级俱乐部的模式。以金元为支撑,以大牌教练和大牌球星来驱动球队的技术战术水平。这种金元足球在今天是一种能迅速取得成效的模式,英格兰超级联赛中的曼城队就是典型。更重要的是,在一个更加开放的时代,人们并不再简单沉迷于所谓的俱乐部底蕴,追求冠军和奖杯,促进俱乐部的营利,带动球迷狂欢,已经被普遍接受。所以,恒大模式,对于中国足球水平的提高是有意义的。
    周东飞:我不是真球迷,所以中国队能不能踢进世界杯,真的不干我什么事情,踢好了多拿奖金,踢不好挨骂,这很公平。至于恒大模式,我更加不懂,只是觉得让足球去市场找饭吃更公平。
    单士兵:毕竟,中国足球需要领军者。而且许家印与马云联手,实际上是进一步利用资本运作来推动足球俱乐部发展,会起到引领作用,会激发官方、民间组织、投资人、足球学校以及家长和孩子的更大热情。这对助推足球从娃娃搞起是有意义的。我相信,中国足球还会站出更多的超级俱乐部。
    周东飞:乒乓球也没见喊从娃娃抓起,就成国球了。足球就是一项运动,看大家这么喜欢的架势,我也相信中国足球会有明天,不过不用太在意这个明天。
    李妍:足球只是开启简单砸钱模式,就一定能成功吗?中国过去砸钱也不少,也没见中国足球冒个泡,倒是赌球、黑哨遍地是,这方面该如何避免?
    马想斌:我同意周老师的观点。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很在意中国足球以国家队出现时的强大呢?足球能够达到全民健身的效果就可以了呀。为啥非要在乎这些东西呢?
    现在很多人,看到恒大的成功,想着改变足球的运作体制,希望能够给国家足球队带来强大的希望。但问题是,改变的目的,不是为了培育一支强大的国家足球队,我认为,改变的目的,是培育或者给人们踢球提供必要的场所和条件。据中国足协统计数据,1990年至1995年,中国青少年足球人才数量达到历史最高点,为65万人。2000年至2005年,变成18万,到了2008年,这一数字已锐减至5万多人。而到2011年,在足协注册的青少年球员只有7000人……可见当下的足球体制下,没法满足一个人正常的踢球需要。
    李妍:足球是一种世界流行的运动,是一种集体协作的街头运动,中国人在乎这项运动,可能更多与不愿意从潮流中落伍有关。感觉现在的中国,其实并没有形成某种全民体育运动的风尚。美国人不同,他们民间的流行运动有棒球、橄榄球、篮球,所以他们并不特别看重足球。但不管足球、篮球也好,棒球、乒乓球也罢,只有一个拥有运动精神、享受运动的民族,才可能真正从体育运动中找到自信。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