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七日评:农村娃上名校要翻几重山  

2014-04-05 10:2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永勋  (资深评论员,供职于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刘浩睿 (央视网评论员)□陈 方 (《燕赵都市报》评论员)□李 妍 (《重庆日报》评论员)  □马想斌  (《华商报》评论员)

重点高校中农村娃是多是少要看统计标准
    陈方:如果大家不介意,不妨我们先聊点隐私。虽说“英雄不问出路”,但我还是好奇,我们中有没有从农村走出来考上重点大学的?我属于“中间派”,在小县城生活上学,考了一个很不怎么样的大学,混到了现在。
    刘浩睿:我是在城市长大的,复读了一年考到了北京师范大学。
    丁永勋:我是从农村出来的,上了一个和衡水中学一样的军事化管理的高中,1999年考上了北大。我们专业6个男生,住同一个宿舍,城市和农村正好各半。可能我们专业比较特殊,不像光华、政管那样,富裕家庭孩子比较多。
    陈方:刚才永勋说他们宿舍6个男生,城市和农村对半。我们宿舍的8个人,5个农村的,3个城市的。整个班里的情况看,农村孩子还不少,估计和我们是省属高校有很大关系吧。
    李妍:我是在城市里土生土长的,高中读的是本市重点中学的重点班,本班的农村同学大概不到1/4不到,总之很少很少。2000年考到了西南大学,貌似这时班上的农村同学才多起来,不过和我同寝室的,没有农村同学。
    马想斌:我和丁老师一样,资深农村人。老家在甘肃陇西,属于定西市,国家级贫困县。原本似乎是可以跻身名校的,2006年高考考得不错,比我们当地一本线多了60分。第一志愿报的是南开金融,分数达到南开的最低录取线,但跟金融专业录取线差几分,最后去了第二志愿中国地质大学。大学班里24人,农村的不多。因为专业是新闻,姑娘很多很多,大多姑娘都是城里的。
    陈方:刚才聊这点儿“隐私”,是因为前两天看了中青报一则报道挺触动人的,“上不了当地最好的高中,怎么上重点大学?名校馅饼怎么才能砸到农村娃头上啊?”所以特想了解一下各位的经历。
    马想斌:我们县城不远的另一个县,甘肃会宁,环境艰苦,那里的人唯一的出路,就寄托在教育。唯有高考才能改变命运,走出那个没有水的地方。我记得跟我一起上大学那一年,会宁一中的一个班上,44个学生,42个考上了重点院校。这并不是说,他们上大学有多容易,而是说农村孩子和一个倾家荡产倾其所有的农村家庭,对重点大学的渴求度。
    丁永勋:我们高中当时一年能考上一两个北大清华,后来实行军事化管理和掐尖选拔,现在一年能考上20多个,但这并不具备代表性,因为其他县市还是很落后,而且总体升学率仍然很低。
    陈方:我1996年上大学,因为是不是重点院校,而且农村孩子多,那时候还感觉不到农村孩子上重点大学难。现在新闻一直在说农村孩子在重点高校中的比例逐年下降,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出路,农村孩子的路越走越窄。
    刘浩睿:2008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在一次讲话中就提到自己的经历,说自己念书的时候大学里农村学生比例能达到80%以上,现在国家发展了,农村学生上大学的反而比例下降了。今年要毕业的清华2014届学生也做过一个调查,针对这一级学生抽样,结果是农村学生比例为17%。
    丁永勋:农村孩子上重点大学是不是越来越少,有人说的是感觉,有人说的是统计数据。我觉得要看统计标准,是农村户籍的孩子,还是从农村中学毕业的孩子?如果是前者,可能下降还不是那么明显,要是后者就可以算锐减了。现在人口流动大,再加上农村中学撤并,农村孩子到城市中学上学多了,这部分算不算?大家感觉农村孩子少了,可能是现在重点大学校园里从农村出来、又在农村中学读书的孩子确实少多了。
农村尖子生被超级中学掐走是好是坏
    陈方:永勋说的这一点倒是提醒了我,现在很多农村户籍的孩子都想方设法跑到重点中学去读书。
    马想斌:我高中在我们县一中,是我们市每年高考升学率最好的学校。周边的几个县,漳县、岷县,他们也很贫穷,为了能够让他们的孩子有机会考入好大学,只能转学或者借读到我们中学。无论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家长都放弃了务农这些活,专门到学校旁边租民房,给孩子做饭,希望孩子能够有更多的时间用来读书。
    陈方:虽然说考上了大学不见得能实现阶层流动,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只是向上流动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最终能否真正实现向上流动,还要看一个人的出身,一个人从家庭继承的经济资本、权利资本和社会资本等等,以及学历社会形成的多种因素,但对于农村孩子来说,不上大学,不上好的大学确实很难有好的出路。
    李妍:刚才想斌说的是农村的孩子主动跑到重点高中去就读,还有一种情况是农村学生被掐尖,这也是每年各地重点中学的必然动作。
    我高中学校在全市重点中算第二梯队,相对来说掐尖并不严重。但第一梯队的重点中学就不一样了,每年都想尽办法到全市大大小小的区县里面挖尖子,买尖子,不少都是从农村挖来的。那些农村尖子一次据说都要补贴给他们七八万,然后考上清华北大再补贴。
    丁永勋:这种掐尖完全破坏了教育生态,以前农村每个乡都有初中和高中,也能考上大学,现在我们那里的乡高中基本没有了,初中也没人去上了。
    超级中学,较高的升学率是建立在其他农村学生被淘汰基础上的,录取分数线定得很高,考不到要按分数交钱,很多农村孩子连重点中学都上不了。一些地方,除了一中之外,其他中学想考个重点大学都很难。
    陈方:从农村挖尖子生,对于被挖到的学生来讲自然不是坏事,这也算是另一种“农村娃的精英教育”,但对更多的农村娃来说,太不公平了。
    刘浩睿:我倒觉得掐尖未尝不是好事。其实重点高中不必为农村学生提供很高的奖金,只要提供食宿很多农村尖子生就会愿意去的,让好学生有好的学习空间,这是好事。我不认为好学生被掐尖是导致农村学校差者更差的原因。
    马想斌:能够享受到的只是很少很少的个别人,这个补贴的背后,是更多的农村孩子,失去了高等教育的机会。
    刘浩睿:农村学校从城市学校拿到了补助,能够提高教师待遇、改善硬件设施,这就是在整体提升农村孩子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但是整体提升机会并不是说保证他们整体都受到高等教育。教学质量好了,教出的学生也更好,他们即使不选择高等教育,也能够选择职业教育。
    丁永勋:我觉得浩睿太乐观了,很多农村孩子在这个门槛前就被分流了,无法享受那个再分配。
    李妍:对啊,农村基础教育本来就薄弱,尖子被挖走了,更无法对好学生形成聚集效应,最后就是马太效应,好的更好,差的更差,好学校变成超级中学,不好的农村学校最后就撤点并校,农村学生连书都读不上了。
教育资源不均衡,农村娃主观努力很受伤
    马想斌:上不了重点高中,怎么上重点大学?我采访过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杨东平说教育生态的不公平和不均衡导致农村娃离重点高校越来越远。该如何改变,他说可以采取必要的保护性措施,例如规定重点高中录取农村学生的比例,或制定一个必须控制的底线,如不低于50%等。同时,建议监测并公布重点高中学生家庭背景状况,作为对公办学校履行社会责任和公益性的一种评价、考核。
    丁永勋:靠提高重点高中的农村学生指标治标不治本,根本上,还要靠教育均衡,改善农村地区师资和硬件条件,改变城市对农村的生源、师资的“倒吸”效应,甚至我觉得应该把新增投入都投向农村学校,不再给那些超级学校们锦上添花。农村学校条件和待遇比城市高,才可能扭转这种局面。
    李妍:我对农村城市间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有很深的感受。初中时,因为父母工作关系,在一个县城短暂地读过两年初中。读的县城里的重点中学,应该也算是那个地方的顶级学校了,那时读书觉得太简单了,秒杀。初三父母调动回重庆,我也跟回来了,一回来我就傻眼了。老师上课教的,从数学到英语,我根本听都没听说过,后来才知道,他们初中早就把高中的课程拿来学了。而且初中的考试,全考的是高中内容。我是用尽全身力气,不舍昼夜,终于赶上了大队伍。虽然高中勉强进了重点班,但高中学习始终觉得底气不足。我有时候经常会想,如果我一直在重庆的学校读书,或许,我的读书路会不会也提档升级一次?没准儿考上清华北大了呢?刚才说的,还是县城中学和省级中学的教育差距,农村中学与省级重点中学的教育资源差距,恐怕更是天上地下了吧。
    马想斌:我小学毕业后,按照区域划分入学,只能去我们乡镇里一个没多少人愿意去的中学,学校破烂不堪,老师还兼职在乡镇上摆摊。我爸为了让我有个好一点教育,托人参加了一次单独考试,考进了我们县的二中。二中读到初三,二中的高中教育不如我们县城的一中,初三时,我又转学到一中读初三,最后考到一中的高中部。我们那里的人说,这算是脚尖沾到了大学的门槛。
    而我的那些小伙伴,小学辍学的就不说了。到乡镇中学读书的那几个没有读完就外出打工了;而跟我一起在县一中读高中的,班上50多个人,也就十四五个读了重点大学。
    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教育资源真的逐渐在远离农村孩子,而这个过程,恰恰跟农村孩子成长所需的教育机会,成一个负相关。
    陈方:我们可以假设个人在受教育过程中所付出的主观努力是一样的,这时如果提供给两人的教育客观条件是区别对待的,两人的教育效果绝对是有差距的,这个差距就是不同的客观因素导致的,客观因素就是我们能享受的教育资源。
    李妍:之前我也说了,我读的是省重点的第二梯队,一开始我们学校的老师基本没什么流动性。可是等我考上大学之后我才听说,原来教我们的物理老师,是重庆市特级教师,被深圳一所超级中学给挖走了。我们的英语老师,也被第一梯队的重点中学给挖走了。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事,现在,这种情况应该只会加剧不会减轻吧,毕竟老师也是经济人啊。
不要一提高等教育双轨制就想到农村娃
    陈方:老师被掐尖,学生被掐尖,这就是超级中学的虹吸效应。为提高农村学子上重点大学的比例,国家这几年也有了一些政策倾斜。
    丁永勋:只靠大学增加一些面向农村孩子的指标,也不是治本之策,而且容易被有关系的“假农村人”抢走。
    陈方:你的担心不是多余的。“自主招生占去的名额越来越多,统招名额少了很多,单纯通过高考上名牌也越来越难”。而且,万一这些名额被基层有权势的人占有了,反而更不利于农村考生。去年自强计划出来之后,就有农村的校长表达过这方面的担忧。
    李妍:这些名校去农村特招的,估计很多都是在县重点中学读书的农村掐尖生,他们可能是有农村户籍的学生,但却是优质教育资源的享有者,严格意义来说,并不算是生活在贫困边远农村地区,遭遇教育资源匮乏的孩子。要真正让更多农村孩子通过读书、读重点大学改变命运,根子还是要做到农村与城市教育资源的均衡,就是要让好的老师愿意到农村去教书,要教育扶贫。
    刘浩睿:我对教育扶贫不是特别乐观。2007年开始,几所师范类大学再次开始招收免费师范生,免费师范生能够享受到的优惠是,免除学费住宿费,每个月有生活补助,但是条件是回到生源地任教10年。这个政策究竟落实得怎么样呢?这么说吧,在我们学校的论坛上,为了免费师范生违约到底是不是不道德吵了许多年,而且免费师范生们一直在要求明确退出机制。
    其实国家在出台政策时是有“我许你个未来”,但是履行下来在学生眼里成了“我买你个未来”,四年学费和补助换取十年职业生涯,这笔账学生不满,我对此十分理解,因为社会在经济良好的情况下诱惑实在太大了。后来国家也修改了一些政策,对于免费师范生考研等未来发展问题上提供更多倾斜。想要招来愿意扎根家乡、甚至扎根农村的免费师范生,要么开出一个让人无法回绝的价格,要么去招一些分数更低一些、留在城市意愿比较低的学生,后者可操作性更大一些。提升教育水平是个循序渐进的事,也许最终回到家乡的不是个中学时代的“尖子生”,但是他受到的教育至少能让他的教学方法更加科学。
    陈方:浩睿说的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责任啊,道德感召,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发挥作用。分类高考改革后,会不会对农村娃的前途有利呢?比如,就专门瞄准技能型院校来考试,当然,这个前提是,技能型院校和学术性院校能保持一个被公平对待的环境,社会舆论也好,个人眼光也好,不对技能型院校再有所偏见。
    李妍:农村与城市基础教育资源均衡是公平机会的前提,但我也不认为,大多数农村孩子一定要读重点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两种高考模式,我觉得对农村孩子来说,也许是另一种改变命运的机会,去学一门技术,做技术型人才,这条路的投资回报率可能会更高。我上次出去采访,了解到一个做汽车模具的工厂,那里的高级技工一月工资是七八千,我老公是做印刷的,他们单位招技术工人很不好找,因为这方面的技术学校实在太少了,这对农村生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丁永勋:刚才大家说的是教育均衡,改善农村教育条件和教育生态,这是治本之策,我都赞成。但农村这么多人,如果都上大学,甚至都上重点大学,也不现实,这种竞争是逐渐升级的,整个社会可能并不需要这么多学历教育的高学历者。所以,还要有所分流,让一部分人参加技术技能培训。当然这不应该分城市农村,而应该根据个人天赋和兴趣来选择。
    刚才说到教育部准备推动的高等教育双轨制,大学也分学术型和技术型,这种方向当然是对的,但要让大家在观念上认可职业教育,必须真正重视职业教育,不仅要投入,还要和企业结合,科学设计教学内容,真正让学生学到本领,能就业、能赚钱,还要让技术技能人才真正获得相应的社会地位。此外,两种类型的大学,还要有转轨的通道,学技术的也能搞学术,能获得硕士、博士之类的专业技术职称。两种类型的高等教育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根据社会分工和个人兴趣的选择。
    陈方:所以,农村孩子需要的,不仅是多几个上重点大学的指标,而是更加均衡的教育条件和资源,以及更多的选择机会。如果职业教育能学到真本领,带来高收入和社会地位,那就会有人上,也不会认为上职业学校低人一等,是农村人的专利。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