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新闻日记:不能改变世界,就先管好自己  

2013-07-22 21:4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妍/撰
知识分子管好自己的嘴
     顶着清华大学教授头衔的新浪微博网友易延友,这两天被深深卷入舆论的漩涡,这也使得原本仅在法学界略有名气的他,一举成为“网络红人”。究其缘由,仅在于他评价一起广受关注的强奸案时发了一条微博:“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
    此言一出,便遭到网友的激烈攻击,有统计称,该微博发布后不久,即转发2万多次,评论1万多条,其中大多数是激烈的批评乃至愤怒的谩骂。以致易教授再发微博感慨:“看了一下评论,不堪入目。网络就是网络,不能奢望可以成为理性对话的公共平台。”
    网络是不是理性表达的公共平台,难以尽述。但《北京青年报》却从92%调查对象选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强奸对象的品格身份不应成为量刑依据”,看到了其中蕴含着的某种群体理性选择。@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站到了愤怒的公众这边:“如果是陪酒女强奸危害是否更小,广泛争议的背后,是公众对司法公正的热切期盼。”
   司法究竟该如何给出公正的答案?许多人立马翻出资料———1984年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载明,“认定是否违背妇女意志时,不能以被害妇女作风好坏来划分。强行与作风不好的妇女发生性行为的,也应定强奸罪。”网友们据此认为,强奸成立与否,与受害人是否陪酒女没有关系。中国政法大学刑诉学者郑旭也举出了美国的《强奸盾牌条款》,说明在美国强奸成立与否也与受害人身份没有关系。
   连饱受争议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也忍不住转发关于此事的微博称“我严重不同意易先生的观点”。为什么证据法学专业的易延友说错了?因为刑法在定罪问题上并没有区分犯罪的对象。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凭片面的信息把受害人定位为良家妇女,抑或“失足妇女”。易延友教授不严谨的言论从轻说是一种歧视,往重说是对受害人的二次伤害。
    大家都试图从法律专业上证伪“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不过话说回来,作为证据法专家,“品格证据的运用”正是易延友的研究范畴。腾讯今日话题就发现,2007年易曾在《清华法学》上发表文章称:“根据新的规定,(美国)性侵犯案件中,无论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用于证明被害人卷入其他性活动的证据,以及用于证明被害人有任何性倾向的证据,均不具有可采性。”这说明,易延友知道,即便在美国,强奸案的审理也是不关注被害人身份和作风问题的。作为法学学者,岂会连“人人平等”的基本法律常识都不懂?
    主持人白岩松据此在央视《新闻1+1》中送了易教授12个字:违反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1.法律前人人平等,易的说法违反常识;2.法律是最低道德底线,法律并没对身份做界定,他的说法突破底线;3.最要命的是冒犯公众,冒犯公众比虚假新闻伤害更严重。希望我们知识分子以后能更好的管好自己的嘴。
    白岩松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过去几年里,不捍卫常识、突破底线、冒犯公众的知识分子言论和文字,时有所见。2009年,北大法学院教授孙东东在接受采访时说:“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性精神障碍。”不知,这位教授看到近来上访妈妈唐慧的胜诉,会作何感想?
   就在清华教授易延友发表强奸论的当日,清华大学4000多名研究生在校体育馆上了“最后一课”,校长陈吉宁的临行叮嘱聚焦于两个字———良知,他嘱咐学生要坚守良知,拒绝做“高知坏人”———这恐怕是对所有知识分子最诚恳的忠告与警醒。
公共部门管好自己的手
    网友吐槽“北漂三原则”:要么狠要么忍要么滚。现在是不得不滚了。
   前几天,有新闻报道:北京市东三环附近一套80平方米的公寓,除了保留厨房和卫生间,其他地方密密麻麻地摆了13张上下铺床,住了25个年轻人。
    “北漂”租客的蚁族心酸,让人们心有戚戚焉。媒体人赵勇就说:是啊,如果条件允许,谁愿意像蚂蚁一样挤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呢?谁不想住得舒服一点呢?对这些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来说,收入有限,租住在郊区上班太不方便,租住在市中心,房租又负担不起;公租房更是僧多粥少,且往往地理位置较偏。于是,这种牺牲质量换便利和“便宜”的群租房,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大城市越来越多群租房的出现,见证的只是这个群体的无奈和辛酸。
     但辛酸只是北漂们的事,这条新闻曝光后,相关部门“反应迅速”:18日,北京市多部门联合发布通知:北京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不得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能出租。
     一连串条文出台,促使人们再度审视“群租”隐患———擅改房屋结构,破坏建筑强度;超负荷使用频发水路梗阻,乱拉电线成倍增加火灾风险;陌生人混居毫无隐私可言,更给人身安全带来诸多变数……
    不过,“群租”的人们也并非不懂有关隐患。相反,他们是“群租之殃”的最直接体会者。有人说“宁舍家乡一套房,不放过北上广一张床”。那是因为,对那些到处漂的人来说,北上广这些大都市是可以放开怀抱,让他们自由追梦的地方。无奈,商品房价格居高不下,市场房租不断攀升,漂在京城无亲无故,工作难找收入微薄……如今,“北京禁止群租”规定出台,会成为租房者追求梦想的一道屏障,还是消除安全隐患的一剂良方?
    《京华时报》就从治理“群租”中看到,治理应以改善底层人群的居住条件为目标,不能反倒使他们无处安身。管理者在关上隐患之窗的同时,恐怕更应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开启安全的门。比如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就想到了对低收入者的公共兜底:北京立规禁止群租,是不是应给那些单独租不起房的人提供最低面积住房或者限价补助?
     就住房来说,进一步增加保障房数量,努力降低保障门槛,提高保障水平,是政府的职责己任。如果管理者能够提供价位与条件适合平民需求的房子,憋屈的“群租”也就没有了存在的空间。
     租房是市场行为,即便政府有形之手要干预,那也应该在创造住房条件、制定安全底线标准、稳定中介秩序等前提下进行。否则,任何干预都可能在“逻辑上理想化,现实中离谱化,拿出来的政策有硬度、没温度、少执行”。禁令堵住了这个口,不知道水又会从哪个决口的地方,流出来。
汉字繁简能否管好华夏文化
    香港知名演员黄秋生近日在微博发声:“在中国写中文正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哎,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他所说的中文正体字指繁体字,此言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
     黄秋生的微博,几乎一直在使用繁体字。2012年5月27日,他抄邵燕祥的旧体诗《从今》以抒胸臆:“从今谁复补苍天,梦里星芒坠百千。文字焚余呈妩媚,笙歌劫后变疑嫌。耻同魑魅争光焰,甘以锱铢点俸钱。天若有情天亦老,茴香豆飨李龟年。”—————黄先生还漏了一个“魑”字。这是评论人羽戈非常喜欢的一首诗,所以他欣然点开了评论,第一页便见人感慨:“你写的字简直就是天书。”
    这大抵可为黄秋生判断“在中国写中文正体字居然过半人看不懂”,从而炮轰“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的注脚。
    到底多少国人不识繁体字呢?这需要调查,不过结果可能会令黄秋生们愈发悲观。尽管部分地区民众以及部分海外同胞,至今仍在使用繁体字;研究文字学的学者以及部分书法爱好者,对繁体字也有较深的文化情结。但对大多数国人来说,简体字已经成为日常工作生活交流表达的熟练工具,上了年纪的人或许还认识一些繁体字,上世纪6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绝大多数不识繁体字,也没有谁觉得不正常。
      繁体字只是简体字过去的形态。《光明日报》就从华夏文明包括整个人类文明发展演变的过程看到,这就是一个删繁就简的过程。文字的最大功能在于其方便人类表达与交流的工具属性,约定俗成才是文字规范的根本原则。纠结于个人偏爱和书写习惯的繁简之争并无多大意义,关注华夏文明的传承与发展才是重中之重。
     至于使用繁体字的人是不是更文明,羽戈表示自己也见过一些这类人,但他们未必都与对中华文明的热爱有关。其中一位,对中国传统文化简直深恶痛绝,然而他无论发微博,还是QQ聊天,皆用繁体字。
       对于简繁之争,最佳的态度,恐怕仍是自由。你爱用简体,就用简体,爱用繁体,就用繁体,政府或个体,都不该横加干涉。自由之为自由,正在于它的身上,不必承担任一重负。

  评论这张
 
阅读(1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