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禁令下,民国建筑为何仍“死”于拆迁  

2013-06-17 20:0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妍
广州发生罕见强拆历史建筑事件,罕有上世纪四十年代现代主义建筑被一夜拆光。位于广州市越秀区诗书路金陵台、妙高台内两栋民国建筑由于具有一定历史价值,去年被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叫停开发商暂缓拆除。但被“暂缓”拆除的老房子还是逃不过挖掘机的铁臂———10日深夜到11日凌晨,老屋被钩机悄然拆除。(6月13日《南方都市报》)
经历了持续一年的拆除与保护拉锯战,广州民国老建筑依然没能摆脱碎为瓦砾的命运。这样的结局或许让人意外:明明这两栋建筑已被当地专家鉴定为“熊猫级”建筑,是建议保留并正在探讨保留方式的准历史建筑;明明当地规划局已发文建议房管局通知开发商暂缓拆除,可为什么施工方就敢公然藐视禁令,无畏民意,在月黑风高夜以摧枯拉朽的势头,把民国老建筑拆成一堆垃圾呢?
坊间猜测不一。不过,不管悍然推倒老建筑的背后是否有引人遐想的内幕,不管施工方是不是只是无畏问责,无视地方政府、挑战禁令,事实上,民国老建筑轰然倒塌的命运,似乎早已有暗线埋伏。
诚如当地一些始终关注历史建筑的网友所说:“早已估到回天乏力。”一则,该地块此前已纳入迁建规划,是事中紧急叫停;二则,民国老建筑的日常保护形同虚设:由于老建筑年久失修,早已风雨飘摇“危危乎”,拆迁被叫停后,“早前被强拆的部分还是围蔽着,貌似停工了很久”。几乎没有任何实质动作的保护,让当地人预感大厦将倾或是迟早的事。一语成谶。
也可叹这些历史建筑,放在闹市几十年无人问津,本已呈暮年颓倒之势,突然间要被拆迁了才引发聚焦关注。可如果老建筑保护的意识和法律制度没有跟上来,社会就只会被热点牵着鼻子走,舆论热闹劲儿一过,一切还是会被打回原形,该忘的忘,该拆的拆。换个思路想想,即便这些老建筑没有“死”于拆迁,恐怕也会“死”于年久失修或人为损坏。
这多少让人有点理解“捐古建筑给新加坡”的成龙了。据说,成龙收藏古楼,本有意送给政府,怎奈政府拖泥带水,结果被新加坡爽爽快快接受。打动成龙,新加坡动作快是一方面,“新加坡对古建筑的保存、维修和电脑扫描做得很完善”,“人家当这个是个宝”,也是重要原因。
回过头来看我们的老建筑保护。远的不说,就说一代建筑大师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居。尽管梁林故居早已被认定为文物,但依然在“维修性拆除”的幌子下,“未经报批”就倒在推土机下。开发商敢于逆民意、法治而行,不得不提到的,是过低的违法成本。《文物保护法》对擅自迁移、拆除不可移动文物的罚款上限只有五十万元。与巨大的经济利益相比,五十万元的罚款无异于“罚酒三杯”。据说,在被罚款50万元后,开发商开始复建梁林故居了。此举一时让人哑然,联系到此前老建筑常常被“拆古建新”、“圈地收钱”的命运,不禁让人联想,所谓复建会不会只是想要重复昨天的故事?
历史总在轮回,故事总在重现。从梁林故居被毁,成龙捐楼风波,再到如今的广州民国老建筑“死”于拆迁,老建筑保护似乎一次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次,广州民国老建筑被拆后,会不会再走老路,值得观瞻。真希望我们的后人在回望一座城市的人文历史时,不用先缴上一笔参观费,还要指着山寨的古董说:“看,那就是我们的历史,一部被拆除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