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新闻日记:大地震颤下的祈祷与思考  

2013-05-01 21:1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妍/撰

  你若安好,就是晴天

  4月20日8点02分,7级强震突如其来。雅安颤栗,中国不安。

  在这之前,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雅安,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可这个时点过后,这个名字已印在中国人的心中,成为中国的焦点。人们牵挂着、揪心着,彼时彼刻,他们内心都有一股强烈的情感——今天,我们都是雅安人!

  “一个有温度的社会无须畏惧灾难”,《南方都市报》随即发表社论:“你我虽不相识,如今因为爱心的温度,注定不再陌生。普通人的平凡举动必将为此次救灾注入温情的力量,民间的涓滴正能量正聚集成共和国丰沃的社会资本,应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这样的判断,基于地震发生当日,政府与民间的踊跃作为。地震突然来袭,“从政府到民间,救灾井然有序,各方保持了应有的理性与清醒”。面对强震,许多人改变日常步伐,调整工作计划,积极参与到抗震救灾工作中来。抗震救援机制迅速启动,各方力量迅速集结,让人看到一个更加成熟的公民社会正在生长,看到一种在灾难面前守望相助的公民精神。

  除了救援人员、媒体和大规模民间救援队伍争相赶往灾区,为72小时黄金救援,为抢救生命争分夺秒,在网络上,原本众声喧哗的微博,聚焦点也立即转向了抗震救灾。众多微博用户积极转发求救、救援信息,微博等媒介成为重要的救援信息平台,是人们获取灾情的重要渠道。

  强大的民间互助力量,让《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感叹:“微博让灾难中的人们更像公民。”“我不敢说这是一种公民精神,但起码能说,灾难让人们反思自身的渺小,灾难让无力的人们站到了一起。当面对地震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时,人们除了彼此守望相助和凝聚一心外,别无选择。5年前汶川特大地震时,社交网络尚不发达,5年后的今天,自媒体已然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公民的核心在‘公’,需要一种东西把人们联系起来以体现这种‘公’,发达的网络和自媒体就是这样一个媒介。灾难面前,我们不是孤立的、无力的原子,而是彼此可以感受到对方、并能凝聚在一起的力量。”

  因为灾难,雅安繁华散尽;因为你我,中国今非昔比。我们向来坚强,你们从未被忽视,祝福雅安。你若安好,就是晴天。

  民间力量到底是不是在添乱

  与官方、民间轰轰烈烈的救援热忱相比,专栏作家陶短房在地震当日的分析显得格外冷静。他仔细比较了“灾难重来,我们有哪些变与不变”:五年前地震消息传出,举国悲痛,各界人士纷纷出钱、出力,但总给人以激情有余,冷静不足之憾。五年后,网络上不仅有点蜡烛的,传消息和寻人的,也有介绍各种救灾专业知识,甚至“过来人”作经验谈的,两相对比,五年后的做法更成熟。

  然而五年过去,改善不大、或几无改善之处也并非没有。比如,灾后交通管制问题,五年前曾导致救灾通道堵塞,如今五年过去,同样的一幕再度出现。

  这种状况,为这场灾难的争论埋下了伏笔。交通拥堵耽误生命救援,让很多人指责民间志愿者蜂拥灾区,是去“添乱”;受灾状况不如汶川地震那么严重,大量媒体进入灾区报道,被质疑“反应过度”,挤占灾区资源。

  面对质问,网易专题第一时间站出来力挺志愿者:“高效有序的民间救助越多越好”,称根据国际救援应急手册和救援数据,在黄金救援72小时内,民间互救与自救远胜于‘等待政府救援’。一些参与过汶川地震报道的记者,也根据救援经验现身说法,表示“民间资源总归是越多越好,问题不是志愿者要不要去,而是如何组织起来,让救援更有效率。这方面政府应该统筹。”《东方早报》同样呼吁“政府和公众一起呵护志愿者”,称民间慈善目前的问题只是“成长中的烦恼”,只有构建统一的救灾资源调控平台,实现对民间物资、人员的有效调控,让民间志愿者告别“单打”,接受协调,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针对媒体“反应过度”、“添乱”的批评,也有媒体做出回应。《新京报》就发表社论,称“舆论关注也是一种抗震救灾”,对人的生命越重视,舆论的反应可能越“强烈”,这恰恰是国家的进步。

  电视记者闾丘露薇也谈了谈“记者和不添乱”。她提到了大量媒体介入灾难报道的重要性:因为关注的角度不同,因此可以给受众提供更全面的报道,可以让受众有足够的消息来源自己来还原和拼凑对灾情的了解,判断救援工作进行得是否理想,政府的表现是否称职。设想一下,如果媒体不告知大众:校舍建筑存在的问题,哪些受灾群众还没有救灾物资等,政府如何有进步的机会?

  无可否认,媒体水平本身参差不齐,一些媒体的表现未必足够专业。谈到“最美新娘”穿婚纱出镜采访事件,闾丘露薇就对此下评语:发生突发事件,马上拉着摄影报道,这是敬业,但是身穿婚纱出镜,这是不专业。其实很简单,做一条新闻,配上音,自己躲在镜头后面,不也完成了报道任务了吗?当然,最终能否播出,和台领导有关,和记者无关。

  今天,我们如何做慈善

  地震发生,今天,我们怎么做慈善,绝对成为一道重要的民间公共议题。

  比如,地震发生后,很多人就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捐款?如何捐,捐给谁?公众这样的态度,源于此前对慈善机构透明度的持续质疑。对此,专栏作家李华芳就劝诫大家,“不捐款,暂观望”。暂时观望的好处,是可以比较各个机构的效率和透明度。救灾是一连串的事情,因此在救援的当时,需要仰仗国家的力量。但是灾后,却需要民间持续不断的贡献。这个时候,再选择一家你经过比较了解到相对靠谱的机构进行捐款,就能有效避免善款被滥用,也能使自己的爱心得到真正的体现。

  这种态度其实也是民间选择的真实体现。比如,在地震发生首日,有消息称,壹基金收到的捐款已经突破千万,而红十字总会仅收到3万多,红会的募捐微博,甚至还获得了数以万计的骂声。“用钱投票”非常真实体现了人们对公益组织的信任度。

  对此,壹基金执行理事长王石转达李连杰的观点称,没有红十字会就没有壹基金。“仅仅依靠壹基金远远不够,不因个别事件,失去对红十字会、传统民政系统震灾期间发挥作用的信任。《新京报》就对此评论,李连杰的观点,其实不只是一种大度。大灾大难面前,我们当然要肯定民间慈善组织的作用,但也不能否认传统慈善组织的贡献。地震救援需要的是所有专业救援者的合力。

  这种民间与官方的合力,在现实实践中得到了体现。媒体报道,在芦山灾区,红十字会坚定的批评者李承鹏,路遇了中国红十字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李承鹏所募集到的救灾物资,在赵白鸽的帮助之下,送入了灾区。《华商报》对此表示:无疑,这样的个体的小细节,更应成为中国慈善的普遍场景,即,官办公益组织与民间公益,各有优势,互相配合,共同造福于社会。唯此,才能走出汶川之后的慈善泥沼,才有可能在雅安之后,创造一个更好的慈善未来。

  对红会而言,芦山地震也是它“重塑信任”的一个良机:如果这次办好了,也许能够重新挽回信任;如果继续让人失望,则必将加大恶性循环的危机。红十字会要想重获公众信任,必须彻底抛掉过往的功劳簿,用真诚的态度和透明的运作,来打消公众的质疑和担忧。

  评论这张
 
阅读(6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