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不成文规定”的“萝卜坑”是怎样炼成的  

2013-04-15 20:0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妍
      广东兴宁市民政局一副局长之子被招为该局下属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该官员称,“一定级别领导子女可获安排就业”是当地不成文规定,“凡是乡镇党委书记和局一把手,均可向上级提出要求,解决一名子女的工作问题”,“我当初确实写了个申请,大致内容为:尊敬的领导,我的儿子李宇锋毕业已经一年,在家没有工作,恳请上级领导给予照顾解决。”据悉,该官员在担任兴宁市民政局副局长之前,曾担任该市坭陂镇党委书记。(4月14日《南方农村报》)
         世界上本没有坑,“萝卜”多了,就挖成了“萝卜招聘”的一个个坑。如今,“一定级别领导子女可获安排就业”,无非只是众多“萝卜招聘”案例的又一版本。它之所以能够抓人眼球,无非在于,“领导子女可获安排就业”这种一不符合公平就业准则,二也涉嫌违规的做法,正在成为一种“不成文规定”。把违规当成“人之常情”,把潜规则运行成了明规则,这才是人们惊惧于“拼爹”规则对社会公平的强大破坏之处。

      一个社会,如果说工作岗位是一种有限资源,那么拥有编制的体制内岗位,则更是一种稀缺资源。在众多求职者高呼“死也要死在编制里”的语境下,体制内一旦启动“萝卜招聘”模式,为自家的“萝卜”量身定做一个坑,那么其他“萝卜”就会面临无路可走的困境。拿这次广东兴宁民政局的事情来说,副局长只需要给上级领导打一个申请,就能为儿子量身定做一个位置舒适的坑,“没有笔试,面试也是由民政局组织的”。在公考竞争白热化的当下,有些人轻而易举就能自设程序,把稀缺的体制内岗位当成可以世袭的私产,将众多竞争者排除在外,这让为求公务员饭碗挤破头的求职者们,情何以堪?

    如果有强大的纠错机制,“萝卜招聘”本身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很多时候,权力生态充斥着对这种行为的宽容和理解。比如,对于“一定级别领导子女可获安排就业”,有官员就认为,兴宁之所以有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主要是考虑到乡镇党委书记事情多、压力大,“安排这些人的子女就业,也算补偿一下。”在这里,权力的公共性已然不在,而是变成了可以用于补偿、奖励甚至世袭的私产。事实上,这种主动体恤权力,把违规安排当成“人之常情”的思维乃至行为,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鲜见。一些垄断国企拥有职工子女优先进入系统内的传统,一些部门之间互换、安排对方领导的子女,“人之常情”在这里都得到了忠实的践行。

      殊不知,他们的人情,他们的不成文规定,正在成为社会向上流动的阻碍。任何社会的资源都是有限的,人们之所以对各种“拼爹”行为深恶痛绝,其实就在于,一旦官员拥有占有资源的优先权,那么平民子弟享有资源、向上提升的通道就会被挤压。竞争不公平,阶层流动就会停滞,阶层板结化,社会就可能遭遇危机。

现在,莫说是那些因为“领导子女可获安排工作”的不成文规定在门口就被挤得无路可走的求职者,就算是那些“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体制的个体,当他们不得不面对那些优先占据好坑的“萝卜”,哪个又不是不公平竞争的受害者?
  评论这张
 
阅读(14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