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有多难控的烟草,就有多难劝退的院士  

2013-03-13 20:5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妍  3月13日《重庆时报》社评

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201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争议一直不断。今年2月28日,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华医学会等7协会再次致函中国工程院,呼吁调查谢剑平学术欺骗行为,并撤销其院士资格。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鹤近日表示,依据章程,工程院不会主动撤销“烟草院士”谢剑平的资格。不过,他表示,工程院正在对谢剑平做劝退工作,但对方不接受。(3月12日《京华时报》)

  只需要理一理“烟草院士”的当选经过,就知道“反对无效”,是多么顽固的规则。即便经历了众多院士长达14个月的强力阻击,“烟草院士”谢剑平依然波澜不惊地荣登院士宝座,科学道德最终没能抵挡住利益代言,院士章程转而为烟草利益所用。这其实也意味着,以科学名义为烟草代言的谢剑平,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选之初是这样,试图劝退时,亦如是。

  有了难以控下的烟草,自然就会有难以劝退的烟草院士。全世界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为了在视觉与心理上起到警示作用,不少国家甚至会在香烟盒上使用“病变肺部和腐烂牙床”的图片。而身处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一个行业不去为国民健康作警示,反而用各种手段美化香烟标识;一个科学家不是致力于教导烟民们如何戒烟,反而把“降焦减害”作为研究项目,公然为烟草行业的利益背书,劝导烟民“低焦烟对身体危害小”,“吸吸更健康”。这样的人一旦当选院士,恐怕不仅难以控烟,反而会推波助澜,让烟草消费更加泛滥,为烟草行业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我们都知道,烟草行业背后,包含有地方税收、巨额烟草利润等多重利益。巨大的利益,决定了烟草行业绝不会轻易放弃碗中的食物,而会对任何威胁它利益的行为,步步追击,直至对方失去还手之力。

  这就是为什么当全世界都在宣传控烟的时候,会有科学家孜孜不倦地为烟草利益研究代言;也是为什么当“降焦减害”理论被世界科学界当成笑话,被一批院士断定为欺世盗名的学说时,谢剑平依然可以将院士之位稳收囊中;或者,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工程院声明不会主动撤销“烟草院士”,而只是试图做“劝退”工作时,烟草院士依然可以理所当然地表示“不接受”。

  利益一旦凌驾于科学之上,科学一旦失去了大是大非,任何依靠个体自觉举起科学道德旗帜,与“利益代言者”割席分坐的行为,恐怕都难以打破既得利益格局。不禁想到了DDT作为科研成果获诺贝尔奖的境遇:DDT作为杀虫剂广泛运用,被证明会造成生态灾难后,因为“诺贝尔奖从不进行第二次评选”的传统,诺贝尔奖评委会并没有撤销该奖项,不过,他们却在公开场合对颁布此奖项表达了羞愧。

  回过头来看“烟草院士”的授予和撤销。是否撤销或劝退“烟草院士”,当然需要走一套规章和程序。但如果不去思考是什么造成了如今的结果,不去反思不符合科学道德标准的院士,为何可以“劝而不退”,对于违背科学精神与公共责任的质问,更没有公开的解释和说法,这恐怕不仅不是严谨的科学态度,更可能让人产生利益捆绑的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9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