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8.26—9.1话题:“耳光响亮”打了谁的脸  

2012-09-03 22:3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26—9.1话题:“耳光响亮”打了谁的脸 - 李妍 - 李妍
 

本期观察员:李妍:《重庆时报》评论员,丁永勋:《新华每日电讯》评论主任,刘采苹:《燕赵都市报》评论员
最近的媒体上真是“耳光响亮”——— 在汉阳,一名女教师乱穿马路,市容监督员李丽试图劝阻,结果被对方当众打了两个耳光;杭州一位小伙儿因为没给抱孩子的妇女让座,被其丈夫连扇五个耳光;济南一位年轻妈妈,带着 3岁的孩子坐公交,因为没人给她让座,一怒之下扇了一位男乘客,还自称“替你妈妈教育你”。
    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情形似乎越来越常见,为此引发的口水战也不断升级。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戾气,似乎正在蔓延……
“匹夫之怒”不是“血性之怒”
    丁永勋:最近这类新闻比较集中,是媒体报道集纳的效果,还是因为天气又变得燥热了?二位那里热吗?北京这两天热死人了!
    刘采萍:石家庄前天34度啊,一夜回到大夏天!
    李妍:哈哈,现在南北颠倒啊,重庆24度,不好意思了,两位。
    刘采萍:可无论南北,天热天寒,大家的“暴力倾向”都有点严重是不是?看这几起“耳光事件”,引起巨大争议的原因:一是都在公共场合动手打人,另一个,恐怕也与引发“动手”的原因有关。
    丁永勋:嗯,多数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些打人的,还显得很有理,有“为民除害”或主持正义的意思。有些人是火气太盛,有些是正义感爆棚……
    李妍:20多年前,龙应台写过一篇《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龙女士在文章里说,面对违背法律、道德、社会秩序的行为,为什么就能隐忍沉默,情愿做牺牲者与受害者?20年过去了,同在台湾的一位作家写了完全相反的一本书,叫《中国人你为什么爱生气》。这里就有意思了,写作的时代不同,便有了如此大的反差。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丁永勋:呵呵,此生气不同彼生气,有的冲冠一怒是血性,体现社会责任感,为不公而怒,为争权利而起。有的则是纯粹的匹夫之怒,为了发泄,为了显示肌肉,而且往往朝着比自己弱小的人,或者干没有什么风险的事,区别还是很大的。
    刘采萍:不过,那几位因“不让座”而大动肝火的乘客,恐怕不能同意永勋称他们为“匹夫之怒”。那个年轻母亲不是说“替你妈妈教育你”吗?估计在她看来,自己的行为正是打破一片沉默的见义勇为呢。
    丁永勋:可打人总不对吧?除非要用暴力制止正在发生的犯罪。我是反对暴力的,简单的暴力完全是动物性的表现,是恃强凌弱的丛林法则。打耳光不光是物理伤害,也是一种精神和人格的侮辱,打人不打脸啊。
    李妍:不管是因插队打人还是不让座打人,当事者都拿出一副“代表月亮消灭你”的气概。但问题是,你可以说插队的行为违反了公共秩序,但对此表达抗议的姿态,却不能自己先挥出拳头,踏破道德底线——— 你捍卫所谓公德,自己就先没了公德,这种行为也不妥当吧。
    刘采萍:何况,动了手就能解决问题?今天碰到个软脾气的,挨了耳光,又自觉理亏在前,也许忍一时之气。碰到个同样暴脾气的,说不定就能令暴力升级,甚至酿出一桩血案。新闻里这样的悲剧也不少。
    还有啊,暴力是有感染力的。打人的母亲,就没有考虑一下身边孩子所受到的影响吗?

“耳光响亮”是愤怒还是无奈
    李妍:我发现那些自认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人,却往往并不是真正的“圣斗士”。相反,他们的拳头不是为了公共利益,也很少为了争取公民权利去斗争,而往往是狐假虎威,为一己之私而挥拳,打的却是“捍卫社会公德”的旗号。
    就像刚才永勋说的,龙应台说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和现在这么多人的爱生气,这两种生气完全是两个概念。
    刘采萍:是啊,这些打人者首先维护的往往都是自己的利益。可是,还是有不少人高呼“解气”,也似有似无地认可他们行为“情有可原”——— 这是我注意到媒体评论和大家私下讨论之间的差距。
    这是不是说明,我们虽然没有动手,但心里其实也有同样的不满和愤怒呢?
    丁永勋:所以探究一下社会焦躁和戾气的原因,还是很有必要的。是不是因为大家可以讲理的渠道太少,或者权利受到损害,有些地方受到压抑?
    刘采萍:其实,对某些社会风气的不满,道德水准降低的忧虑,还是挺普遍的。身边同事朋友经常讨论这个话题。
    李妍:如果仅就日常社会运行而言,其实可能现在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焦躁状态。这是一个求多、求快的时代,反映到社会秩序上来看,就是随意插队,开车相互飙车不相让……这些现象点滴成海,最后就出现一种大家普遍认为的社会秩序混乱、道德水平下降等问题。
    人们对此不满,又因为普遍的浮躁,不愿意说理或者理性地解决,最后就产生了一种破坏的力量。你不道德,我就用更不道德的手段“教育“你;你违反规则,我比你更能违背理性,做出极端的事情。
    刘采萍:李妍说的情况倒提醒了我,从媒体的角度观察,现在好像反映社会风气问题的“社会新闻”特别容易形成热点啊。就像公交车上耳光响亮这样的新闻,事儿虽不大,可是往往引起热议;而且,还可能对人们未来的行为模式产生影响。从南京彭宇案开始,一系列类似新闻引发的关注和讨论就没停息过。
    @kathy__陆:这个社会怎么了?不让座就都是不对的?拳打脚踢,要么恶语相向……不否认这种人也是出于好意,不过你的道德文明又在哪里?

跋扈权力打了道德的脸
    丁永勋:快速发展的时代,怕赶不上趟,所以焦虑,转型社会是有这种社会情绪。如果社会是公平的,有讲理的平台,可能就会消除很多冲突。很多人生气甚至发展到暴力,是因为自觉受到了不公平待遇,无处说理,比如那些冲上跑道维权的乘客、还有纵火烧死领导的退休女工……极端暴戾情绪的发泄,直接伤害的可能是周边的人,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坏人”,但最终受害的是整个社会,大家都不安全啊。
    李妍:永勋说的可能是一些公共事件中如何寻找讲理平台。但是在一些日常的琐事当中,比如大家都很关注的让座、插队等事件,怎么去找说理的平台啊,可能更多还是需要个体在自我意识上的改变吧。
    刘采萍:“怒气”的积累,恐怕不仅仅是个人素质的问题。在报社经常接触一些读者投诉,很多时候真是鸡毛蒜皮柴米油盐的事儿,“小”得让当事人都觉得没必要上报纸。可是为什么还要找媒体?因为没人解决啊,解决不了啊……
    丁永勋:制度环境和社会背景,跟个人的修养应该是互相影响的。如果社会大体是公平的,遇到问题有处说理,平常没有太多的受害感或者不安定感,人才可能有心情对别人友好一点,才有条件变得温文尔雅。
    刘采萍:权益受损而无能为力,冤枉和愤怒,彼时可能压抑下来,但早晚要寻求突破口。那些出手“教训”不文明行为的人,有这方面的原因也说不定——— 不满在前,发泄在后。
    丁永勋:补充一下,这不是给滥用暴力的人找借口,但如果戾气发展成一种社会普遍情绪,就需要从社会背景上找原因了。我们今天主要讨论的还是一种普遍现象和社会情绪。
    刘采萍:对,就拿打人这事来说吧,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广州越秀区委常委为放个行李,打伤空姐的新闻两位看了吗?同样是小摩擦引起的打人事件,后者身上的权力符号,却令公众产生了很大的愤怒。
    丁永勋:嗯,这就不只是个人素质问题,还有以权压人、恃强凌弱。我怀疑这个政委平常就很跋扈。
    李妍:对,刚才永勋说的制度环境和社会背景,跟个人的修养应该是互相影响的。的确也是这样一种状态,当找不到一个制度平台去说理,或者说权力体系本身就是道德与规则的违反者,“民以吏为师”,结果可能就是整个社会处于一种暴躁状态,并且试图纠正这种违反秩序的人,最后也不得不用暴力的方式去解决。
    所以一些权力者的作恶,很多时候让人无能为力;而很多人解决这种无力的方式,却又往往是“抽刀向更弱者”。像我们之前讲的那几个案例,都属于这样的情形。
    刘采萍:纠正不文明行为,过去充其量是个道德谴责的问题。可是,现在的问题在于,道德谴责常常根本就构不成“压力”——— 别说道德谴责了,连媒体监督、法律惩处,有时候都不能抑制权力的逾规逾矩。而见惯了太多的肆意而为,会让人由无力而愤怒,由愤怒而冲动。
    李妍:对那些习惯违规与作恶的权力,人们的确有这样的焦虑,甚至可能这种情绪还直接投射到了现实生活中。大家普遍对侵犯公共利益、社会公平公正等问题感到愤怒和焦虑。人们把对秩序、道德被破坏的怨气,洒向了普通人或是更弱者身上,但是我们对一些权力者违反秩序与道德的监督,却依然缺    乏。

想“温文尔雅”,先要“学会生气”
    丁永勋:那么,分析了这么多,怎样找回温文尔雅的中国人,怎样消除社会的戾气呢?
    刘采萍:咱们中国是礼仪之邦,现在动辄动粗却成了个社会问题。
    丁永勋:所谓温文尔雅、礼仪之邦,当然都是好话。不过那是建立在权力和等级基础上的,对权力的敬畏和臣服,而不是权利平等基础上的讲理。现在呢,礼仪规范被淡化了,但对权力的崇拜并没有减弱,现在又加上了膜拜金钱和财富。
    刘采萍:我不同意温文尔雅是建立在权力和等级至上的这种判断,更不以为克制和礼让,就一定是对权力的敬畏臣服。
    我觉得,那更像是一种对自我心灵平静的遵从。就像人天生会热爱音乐,热爱美好一样,从尊重别人起而得到别人同样的尊重,是一种很自然也很协调的选择。倒是破坏这种自然和协调的原因,值得好好追问。最近几年,总流行什么狼文化、鹰文化,不知道这样的教育之下,我们除了用拳头“揍善”而不是“劝善”外,到底能得到多少进步。
    丁永勋:人天然就会尊重礼让别人,还是以邻为壑自我为中心,这是性善性恶的终极话题了。但我觉得社会风气和制度环境,确实会影响个人的道德选择。但是,对滥用暴力者要严惩,包括强制手段和道德谴责,这没有多少异议吧?
    李妍:你们俩一个说的是从自身情绪、理性控制做起,一个说的是个人道德与权力、制度的道德、环境也相关吧?
    问题其实就回到了之前我们讨论的那个范畴,要让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我们曾经认知中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既要从小我做起,不随时摆出一张很生气的脸,学会说理;也要在规范别人的同时,“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从自身行为与情绪的克制做起。
    丁永勋:嗯,人人注意克制,提高修养,心平气和讲理,社会也会得到润滑,风气也会好起来。
    刘采萍:回到“耳光响亮”的新闻上来,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大家不该忽略打人是种违法这个基本事实吧?承认现在社会风气有问题,也承认各种压力大,但是,每每在大小暴力事件之后,总听到越来越强的喝彩声,这才真的令人不安。不要以为,我们可以在所有事件上都做围观者,暴力的种子一旦种下,苦果肯定将由全社会承担。
    丁永勋:但要是一些掌握权力的人霸道惯了,好处占尽,不讲道理,还总想欺负人,咋办呢?
    李妍:所以要从规范权力做起嘛。
    刘采萍:要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但是,不能只会扇耳光。
    丁永勋:对,如果真有气,也要发到如何争取权利、约束权力、反抗不公上面。像一个公民那样去生气,如何?
    刘采萍:原来“生气”也是需要学习的,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开始。
    李妍:就像龙应台说的那样,“生气是我们的权利”,但是我们应该生一些应该生的气,“生气”到那些我们应该争的权利,为那些公共利益去奔走与呐喊,为规范权力运作而做的努力上。
    @鸢尾草Kevin:道德水平的提升是全民道德意识和行为素质的同步提升,不是武力打出来的!在评论别人没有道德前,先看看自己,别仗着所谓的“道德”理由就耍流氓!

  评论这张
 
阅读(7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