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不贪钱不贪色”不能只是“官场好声音”  

2012-08-20 23:0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贫困县祁东县县长雷高飞在今年7月的万言述职报告中称,可以坦言地说兑现了四年前在人大会上就职演讲时承诺的“四不”——不偷懒、不贪钱、不贪色、不整人。对他在祁东任职的四年总结为”倾力奉献、激情燃烧、人生无愧的4年”。有质疑者称,“四不”本来就是公务人员必须做到的,现在反倒成为公开承诺的内容,这体现出官员公信力严重下降。(8月20日《法制日报》)

一个官员,能够承诺“勤政廉洁”,践行“日理万机”与“洁身自好”的誓言。所谓“一诺千金”,承诺照进现实,结果就是产生表里如一、鞠躬尽瘁的官员。这样的地方行政者,用民间最朴素的一句话来评判,大概就是祁东县县长雷高飞所说的“四不”——“不偷懒、不贪钱、不贪色、不整人”。如此勤勉努力、两袖清风又信奉守诺的地方管理者,当然是人们通常认知中的好官员。

不过,在一个公信缺失的年代,人们对于公信的焦虑,很快便会掩盖一个“官场好声音”的光华。比如,有人就质疑县长有作秀之嫌,因为“四不”本来就是公务人员应该做到的,晒“承诺”有降低标准、自我标榜的嫌疑。也有人罗列出曾经落马的贪官表面倡导廉洁、背地贪腐的两面形象,正是这种表里不一的“廉政宣言”,才不断加剧了公众“逢官必疑”的焦虑。

用这样的焦虑去否定一个官员的公信与廉政,或许并不公平。但也需要看到,这些年来,各种纷繁复杂的官场生态,已经向人们展示了太多有关权力运作的灰暗、微妙与不可言说之处。一方面,一些官员在台上痛斥“崇拜金钱、权力至上”,另一面却在台下大肆受贿、滥用职权,游走于声色犬马之间。权力难受遏制,展现在公众面前的,便难免不是一种分裂的两面形象。

这样的两面官场,当然让公众很受伤,甚至当官场出现廉政承诺的声音时,人们也常常投以怀疑的目光。只是,倘若把公信缺失的板子打到个体官员身上,或许也并不能击中问题的“七寸”。人性生而具有两面,学者崔卫平就曾说过:“人既有尊严与爱,又邪恶;既向往光明与理想,又沉沦及昏暗。”官员也是人,尤其是,当权力运作面临一种不约束无节制的环境时,人性沉沦与昏暗的一面就难免发酵。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人性无约束,人性之恶就会暴露蔓延;权力无约束,权力之恶就会让权力者轻易越界。而要扼住这样的人性之恶,尤其是在权力运作中的寻租趋利之恶,如果没有强大的制度管束,“把权力关进笼子”,便只可能造成权力者“台上孔繁森,台下王宝森”的分裂与公信缺失局面。

并且,这种“监管缺失”的温水煮青蛙效应,还可能产生一种官场逆淘汰,使廉洁的官员无处立足。其结果,就是那些表面庄重的“廉政承诺”,要么因为权力之恶无制约,只能沦为空具表情的秀场姿态;要么因为“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使良好的承诺无法践行,最终只能成为听起来动听的官场好声音。公众信任,很多时候,正是从这种不透明、缺监管的权力生态中,慢慢滋生裂痕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