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7.8—7.14话题:微博约架:我们还能不能有话好好说  

2012-07-15 23:2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8—7.14话题:微博约架:我们还能不能有话好好说 - 李妍 - 李妍
 

本期话题观察员: 杨早  (文化学者)  陈方(《燕赵都市报》评论员) 
易彦刚(《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 李妍(《重庆时报》评论员) 

7月6日13时,网名为“吴法天”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和网名为“此是燕云”的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微博约架”北京朝阳公园南门。众多网友前去围观,一场鸡飞狗跳的闹剧就此上演。“微博约架”,这已不是头一遭。
个人“恩怨”变成了集体狂欢
    陈方:网站总在不停开拓微博的新功能,其实网民早已开发了某些“线下功能”,比如“约架”,通过微博“下战书”似乎已经成了一种非常时髦的“交流”方式。最近的一场微博约架是发生在7月6日,吴法天和一女记者之间进行的。
    李妍:是不是文明社会里斯文惯了,突然让大家赤膊相见,就会让人有热血沸腾的感觉?不过,我不是太提倡因为意见不合,特别是价值立场不合,就“升级”为约架,“升级”为江湖决斗。
    易艳刚:嗯,赞同李妍。围观这次微博约架,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两位知识分子“投笔从戎”,最终得到了什么好处?从网上斗嘴转为网下掐架,不仅在网上聚集了一帮围观者,还在斗殴现场聚集了一帮看客,使得个人恩怨演变成集体狂欢,也将网络纠纷升格为公共事件,但最终既没有说服对方,也没有增益社会共识。
    陈方:以前总说“文人相轻”,最多就是互相看不上不搭理罢了,现在开始“武斗”,我个人还是感觉很荒唐的。查了一下资料发现,这已经是吴法天第三次约架了。
    易艳刚:正因为是“文人”约架,才招致斯文扫地的骂名吧。毕竟,约架双方并不是江湖莽夫,而是知识分子、意见领袖——— 一方是法学副教授,一方是电视台记者——— 都是“知书达理”的人。
    社会对知识分子还是抱有一定期待的,至少希望这样一群人能够成为行为示范,能够引导一种理性沟通的价值观,而不是为社会蓄积暴戾之气。
    陈方:文人之间的掐架是分三个步骤的。先是打笔仗,这是文明的方式。当这个步骤进行不下去的时候,笔仗就可能成为骂战。如果这还不解气,那就只能武斗了。当然,刺激的不仅是当事人,更有围观者。这次的“约架”,本来是两个人之间的观点之争,为什么有那么多围观者去捧场,不就是为了寻求一下刺激,或者说看一下热闹吗。
    易艳刚:有人说,两个中国人辩论,前一分钟在讲理,第二分钟出脏字,第三分钟脸红脖子粗,第四分钟瞪眼拍桌子……这个总结,画面感很强。
    杨早:你们说的“文人”这个概念不准确。古代的“文人”是指“文学之士”,所以才有“一为文人,便无足观”的说法。这几次的参与者,哪个都不符合这一定义。喜欢约架,是种很奇怪的混合文化基因,迷恋暴力的传统、十九世纪英雄主义、身体政治、舆论炒作意识,都混在一块儿了。
微博约架,也能让自己出名
    陈方:关于微博上流行的约架现象,有媒体这样评价:因观点分歧而“约架”,这是中国少数网络知识分子最粗鄙的表现之一。杨早老师说的有意思,“我反对暴力,但不反对约架”,怎么理解?
    杨早:人有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两个人约定打架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当然不会反对。但对于打架给一个正面的价值表述及肯定,如“打得好”、“就是欠抽”、“要是我我也打”,这是我反对的,因为这些是在宣扬与鼓吹私刑,跨越了文明社会的底线。
    李妍:反对暴力,我想这应该是共识。但一般意义上的约架和暴力的确又有点不同。其实从古至今,约架这种事都存在。从西方贵族之间的决斗到中国古代打擂台,遵循的都是“愿赌服输”四个字。这是一种契约精神。
    易艳刚:约架是网络话语暴力转换为拳头暴力的一种方式吧,所以它至少算是一种小范围、相对不那么激烈的暴力。不过,一大帮“闲人”在一旁起哄围观叫好,最终会将约架的影响扩大。
    陈方:确实像易艳刚所说的,网络名人之间的微博约架还是有示范效应的。网络名人的行为多少会影响到自己的粉丝。
    易艳刚:看看“方寒大战”里,有多少粉丝被他们的偶像“带坏”。这次约架之前,吴的微博粉丝17万,周的2万,约架之后,分别涨到20万和3.8万。虽然有水分,但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在微博时代,约架也是能让自己出名的。
    李妍:对于约架事件,有人称是文革遗风,有人说是公知流氓化,但也有人认为,如果价值立场不一样,就只能用武斗这种丛林规则来解决。
    这实际上反映出人们面对异见的普遍心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不同立场的人,该怎样解决双方的分歧。当出现价值观分歧的时候,知识分子究竟该在这中间扮演一种什么角色?
    杨早:问题又出来了:什么人才算是知识分子?如果具有社会常识与关心社会事务是狭义知识分子的两大特征,那么知识分子为什么要在其间扮演同一种角色?所以这种种说法的背后,是急欲将发言者身份化,身份符号化,符号对立化,除了增添浮躁虚骄之气,毫无意义。
    @阳光水岸111:钱钟书先生和林非先生打过一架。文革期间两家住在一起,发生矛盾龃龉,钱钟书挥舞大棒朝林非打去,林的胳膊被打得青肿。这事杨绛和林非都有文章记述。这么大的学者也打架?其实没什么奇怪的,不必上纲上线。韩国日本等国家的国会议员开会打成一团,你能说他们法律意识和文明修养不够吗?
    @琢磨先生:新浪微博干脆开发一个约架应用……约定时间在一个页面上,用两个头像生成的小人互相殴打。这中间微博可以卖装备,比如鸡蛋五毛,火箭筒十块,粉丝也可以买来赠送给互殴的双方……微博会员装备一律八折。
没有了辩论,还谈什么辩论精神
    陈方:如果咱们理性地看约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辩论精神的缺失。我们总想说服对方,但不可能所有问题都能说服对方,于是说教从网络上走到现实中,斗嘴变成了动粗。说白了,还是辩论精神的缺失。
    李妍:现在很多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了辩论,更不要谈精神。大家注意观察也会发现,现在发生在网络上的一些争论,大多是从属于价值立场和意识形态方面。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自然科学,绝大多数知识,尤其是价值立场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东西是很难讲清楚的。
    不同信仰的人辩论,结果往往是彼此都认为自己赢了,但谁也没有说服谁。这种辩论,不看观点,只看立场,只要价值立场不符,彼此就出言不逊。这种状态,你说该怎么辩论呢?
    易艳刚:说到辩论精神,就不得不提1989年哈维尔等人在“公民论坛”制定的8条《对话守则》:1.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2.不做人身攻击;3.保持主题;4.辩论时要用证据;5.不要坚持错误不改;6.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7.对话要有记录;8.尽量理解对方。
    但是,如果用这些守则去检视发生在当下的论战,尤其是网络论战,基本都难以达标。
    杨早:简单说,现在最需要的是就事论事的辩论精神。“你这段论证有问题”、“你的论据不真实”、“你的论据推不出你的论点”,这是好的辩论。一上来就是“公知就爱造谣”,甚至“你等着,我这就打车去抽你”,这些话,除了搞得势不两立外,没啥用处。
    李妍:是的,理性、从容、节制的辩论实在太重要了。我们当然倡导一种理性的辩论精神,也提倡公共人物在公共场合中注意言行,遵循公共伦理,不随意越界。但我发现现在的问题,不仅是缺乏辩论精神那么简单,换句话说,目前的公共言论空间并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纯净,那么能够容忍彼此异见的。这样的公共舆论空间环境不改善,理性辩论难免就变成非理性的谩骂,甚至挥动拳头。
    易艳刚:网络争论确实很容易让大家“拉帮结派”。容纳不了异见,是很多人都存在的问题。
    陈方:怎么样辩论,我觉得有一句很“老土”的话必须时刻铭记: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尊重,包容,是辩论精神中不可缺少的部分。顺便问一下杨早老师,如果对方反驳你的观点,你会怎么做,会不停辩解吗?
    杨早:古话说“与不可言者言,为失言”。在四种情况下我可能会不断辩解:1、对方的智力与道德都够格,观点可以互相交流与修正;2、对方虽然不值得去辩论,但希望能影响到一部分围观的人;3、通过辩论达到自我挑战与自我修正的目的;4、通过辩论让不同的观点得到更充分的展现,观察社会思潮。
    易艳刚:说到论战,我想到梁文道说的一番话,他说:为什么现在知识分子吵架能够吵成这样,有一个理由是速度太快。以前鲁迅和林语堂打笔仗,看后回应起码是一个礼拜,那么久你会气消,会冷静下来。但微博的速度太快了,没有时间让你冷静。
    李妍:嗯,碎片化的微博传播,连带着让人的思维与情绪也碎片化了,没有一个整体的理性思辨,人难免做出冲动的事。
    @和君创业黄培:上世纪八十年代上大学的时候读过房龙的《宽容》,微博约架打架急眼的人们不妨看一看。其实,宽容比自由和民主更重要。
你不要试图去说服所有人
    陈方:刚才李妍也说了,这是一个“异见”时代。转型期的中国,各种各样的声音存在,很正常。异见时代如何达成共识,这要好好思考。
    杨早:异见时代,分歧既然必然存在,就没有必要一定要达成共识。求同存异,各自表述,思想坚守,行为妥协,才是正常的社会形态。
    李妍:我专门查阅了一下什么是“共识”。有一个叫路易斯·沃斯的人说:在大众民主中,共识并不等于所有社会成员就所有问题或大多数关键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共识意味着我们要养成人际互动、讨论、争辩、协商和妥协的习惯,要容忍异议的存在,甚至要克制自己、时刻保持冷静。
    易艳刚:达成共识的一个基本原则,应该是“求同存异”。知道如何阐述自己的价值观念,知道如何与他人沟通,同时,尊重别人的价值观,也就是包容异见。
    陈方:说点我自己的体会吧。几年前写过一篇博文,被网友围攻。我遵循的一个原则是“你不可能去说服所有的人都来同意你的观点”。只要把观点表达清楚了,逻辑推理清晰了,别人怎么看,你把握不了。
    在这个充满戾气的社会里,太多人学会了去“把控别人的意见”,而忘记了“学会倾听”。我们其实都忘记了“有话好好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姿态。
    李妍:因为每一个人所持的观点与判断,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的经历和性格所决定的,不同的经历和性格自然会导致不同的判断,对价值、观点等也会有不同理解。
    如果把一个社会比喻成一个大家庭,那么对家庭成员,即使意见不合,是不是彼此也应该保持一种宽容、克制与冷静的态度呢?
    易艳刚:说到辩论和共识,我觉得在公共言说中,要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保持敬畏。这种敬畏心,也是培养辩论精神、达成社会共识的一个重要方面。“方寒大战”中,一夜之间,仿佛人人都是语言分析专家,仿佛人人都是证据学专家,我觉得很荒唐……
  评论这张
 
阅读(1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