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6.25—7.1话题:挤挤自来水的“水分”  

2012-07-01 23:5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25—7.1话题:挤挤自来水的“水分” - 李妍 - 李妍
 

本期话题观察员:乔新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教授)陈方(《燕赵都市报》评论员) 
周东飞(电视策划人、《潇湘晨报》评论员) 李妍(《重庆时报》评论员 
水价改革,今年资源类产品价格改革的“重头戏”。近期,长沙、广州、东莞等城市开始陆续上调水价。从“水源地”到“水龙头”,我们一起挤一挤自来水的“水分”。

“糊涂涨”背后的“糊涂账”
    政府部门对自来水的基础设施建设要负起责任,百姓不能为漏损、水源地建设买单
    周东飞: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没有提到水。可是谁都知道,水远比前面那七样重要得多。可是,涨水价这件事,还真是让老百姓烦心。不是说涨了就烦,而是说你不知道为什么它就涨了,没有多少商量的余地。几日前,曝出一档大新闻,广州自来水的价格里原来包含着不小的“水分”,自来水成本就被监审出“虚高17%”。
    陈方:这下好了,广州自来水公司的这个“监审成本”一下子透露了秘密,竟连招待费用也跟供水成本挂钩,这让老百姓大跌眼镜啊!
    李妍:广州自来水公司的成本怎么曝光出来的?就是因为当地要调水价,物价部门一审计核查,猫腻就出来了。
    说到涨价,这些年来,各种资源类产品一直在喊涨,涨价的理由不外乎两个。节约资源咱就不说了,弥补经营成本,这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自来水公司一摆成本问题,老百姓就让它拿出账单。可是任你千呼万唤这笔账目也出不来,这是一笔糊涂账。谁糊涂?老百姓糊涂,因为永远不知情。现在,总算有记者费尽千辛万苦拿到了这样一份“监审清单”,结果还真是一笔糊涂账。谁糊涂?自来水公司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陈方:嗯,每次提到水价成本之类的,水务部门都以水价形成机制比较复杂、专业性强等理由拒绝公开。这就像政府部门的预算决算公开一样,前几年政府部门总以专业性强、技术手段不够等理由拒绝,但这几年,政府预决算都公开了,而且从公开的细节来看,所谓的技术性难题都不存在。所以,不是不能公开,而是不想公开。水价成本也是这个问题。广州自来水公司的这个案例说明了,相关部门的监审必须要跟上。
    周东飞:以权利制约权力,以权力制约权力。特别是后者加入进来后,陈方所说的老百姓监督水价成本就会更有力。有了物价部门的加入,一切立马变得简单了,自来水公司玩的猫腻无非是:虚报投入,将17.3亿的政府投资转嫁给公众;虚报管网漏损率,每年多“漏走”2400万方水;将吃喝费全部列为成本,多报449万元。这些东西,老百姓总是看得懂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只有广州的物价部门曝出自来水公司的猫腻,上述问题在其他城市难道不存在吗?
    乔新生:广州市出现的自来水经营成本泡沫现象,从一个侧面说明,如果公共产品的配置缺乏透明度,那么,各种奇怪的现象就会发生。
    陈方:国家相关部门一直在推动水价调整成本公开,其中也包括成本监审报告公开。今年6月上旬,海口市也发布了水价成本监审报告,核定每方水的成本为1.90元,比企业自报成本少0.07元。自今年起实行的《上海市供水成本公开实施意见》规定,供水价格调整前,需公开供水成本监审报告。所以说,在水价涨之前,监审部门一定要公开成本。
    周东飞:我注意到广州自来水公司方面的辩解。他们声称,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多报成本”的情况,并不是他们故意要这么做;而是因为,水务和物价采取的是两种不同的标准,自己依据的是“供水成本”,而物价方面依据的是“城市供水定价成本”,存在差异是必然的。
    李妍:看吧,这又是以另一种专业性的回应,来面对公众。
    周东飞:很简单,物价部门要自来水公司提供成本数据,目的就是定水价,那就应该按照物价部门的口径执行,而不是被曝光之后才说自己是另一套标准。现在这样的狡辩,让人觉得自来水公司是先出一个高价,然后再让物价部门还一个价。这样一来,出价自然就应该高出实际成本很多了,这是商人惯用的伎俩。
    李妍:实际上,我注意到针对自来水公司的这个回应,当地一个政协委员说的话,他是当地水价听证会的听证代表,对于广州自来水成本价“虚高”的问题,也表示赞同自来水公司的说法。
    周东飞:自来水作为公共产品和民生产品,本就是城市政府的责任。一般来说,城市政府对自来水的基础设施建设要负起责任。也就是说,水源、管网这一块的投入是不能让居民在水费中分担的。但是,广州的案例表明,居民仍然要为漏损、水源地建设买单,这是不公平的。如果是这样,政府责任体现在什么地方?自来水又何必交给政府去搞特许经营?物价部门的杀价方案,并没有解决这样的是非问题,因而需要第三种标准。
    乔新生:在成本的确定方面有3种方式:一种是企业自行提供成本,一种是政府核算成本,还有一种是由独立的社会中介组织审计成本。由于在我国社会中介组织不发达,所以应由政府核算成本。政府在核算成本时可以邀请市民参加,也可以委托评估事务所或者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将成本所包含的各种因素考虑在内,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核算的成本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李妍:刚才东飞其实提到了政府的公共责任问题。前段时间说自来水水质标准提高的时候,媒体专门引用了香港自来水水质作对比:他们的水源来自内地,但是水质却可以媲美欧盟,这是因为政府对水质投入了重金,但这些付出并没有转嫁到消费者身上。香港用户的自来水每四个月都有12立方米用水量由港府免费提供,超过了才开始收费。而且冲厕用海水,每四个月也有30立方米的水可免费使用。污水处理费也是同样,污水排放量在第一档12立方米范围内,就不收取任何费用。这样的公共责任与民生兜底态度,恐怕才是老百姓真正想要的。
自来水的“水分”不止是成本
    涉及公众利益的水价、水质问题,都必须尊重公众的发言权,尊重公众的判断
    周东飞:自来水里的水分,不仅包括成本的水分,还有质量的水分、听证程序的水分等等。
    陈方:关于自来水质量的问题,最新的数据是:2011年,全国设市城市公共供水厂出厂水水样达标率为83.0%,设市城市和县城公共供水末梢水水样达标率为79.6%。这个数据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杜鹰最近公布的,这也算是对近期自来水水况问题的一个回应吧。
    周东飞:关于水质的问题,我还想起一个案例:今年2月,江苏镇江曾发生韩籍货轮泄漏导致的饮用水污染事故。在官方最终承认之前,市民实际上已经觉察异常并不断向当地水厂提出质疑;但是一直到4天之后,官方才承认水源被苯酚污染。其间则一直强调,检测数据符合相关标准。
    李妍:说到水质数据前后打架,其实就要谈到马上就要实施的最新饮用水标准。也正是因为公共部门把这样的合格率数据藏得太深,几年之后才突然曝光,更加深了人们对水质安全的担忧。这时候,要挤出水质质量里面的水分,靠的恐怕不仅是一些技术标准的实施;更多的是,怎样把公开、透明这一块先做好,把专业性的东西转化成常识性的东西,让公众看明白,恐怕这样才能真正消除大家对水质安全的焦虑。
    乔新生:必须建立独立的自来水监控机构,对自来水的水质随时监控,以确保市民的饮用水安全。这项工作在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是由消费者组织来完成的,但是在我国由于消费者组织缺乏相应的检测技术和机构,所以,必须由政府技术监督检验检疫部门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提供相应的服务。
    周东飞:自来水除了质量有水分之外,听证也有水分啊。几乎每次涨水价的时候,都会开一次水价听证会。这两年,听证帝、听证专业户很盛行,他们就是听证走过场的一个标志。在2009年哈尔滨召开的一场水价听证会上,13名听证代表中居然有4名涉嫌身份造假。
    陈方:所以说,听证会往往变成听涨会。大家现在对所谓的听证也不再抱有期望,甚至出现了听证会无人报名的情况。有人说这是公众不知道珍惜自己的权利,可是,当你所信任的某个物件被损害,甚至被污名化后,自己又无力矫正它,你说大家还会对这个事情感兴趣吗?
    所谓听证,很多时候也只是为了满足程序正义而使用的工具罢了。不仅仅是水价听证如此,各种听证会似乎都有这个倾向。我们很少看见,有听证会阻止了涨价。
    李妍:说到听证会注水,其实拿这次广州水价成本被曝光这事就可以说说。听证前广州水价成本就由物价局去做成本监审,结果,水价成本的监审报告,早在听证会时每个听证委员其实都已获得了,但为什么获得了,这个事情却并没有因此曝光出来,并成为阻断盲目涨价的理由呢?反而最后还得靠媒体“辗转获得”,这份成本才被公开,涨价的水分才被曝光出来。那么,早就获得这份数据的听证会代表在干什么?是看不懂数据,还是看懂了也明白数据的问题,却揣着明白装糊涂?
    周东飞:我对“成本监审”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所谓乐观是因为前所未有,现在终于公布了成本;所谓谨慎,是因为如果民众把全部指望都放在一个权力的篮子里,那同样是危险的。涉及公众利益的水价问题、水质问题,都必须尊重公众的发言权,尊重他们的判断。民众在这个问题上,也应当做积极公民,勇于发表自己的意见,不要让“听证帝”一次又一次代表了自己。
    乔新生:当前的价格听证会存在被滥用的现象,价格听证会实际上是一种价格咨询会,价格听证的目的是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然后由政府作出决策。现在政府确定价格标准之后,根据自己的需要决定听证会的代表,价格听证会自然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所以,不要频繁地使用价格听证会。我曾参加过国家和发展改革委员会举办的价格听证会,对我国价格听证制度的改革提出了一些意见,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查阅一下我国现行的价格听证办法,和以往的价格听证规定已有了很大的不同。
改革,必须有涨价之外的理由和归宿
    民众有交水费的能力,可是你没有说服他们,你也不能强行涨价
    周东飞:民众对自来水涨价的问题有看法,从另一个角度看,是因为没有人跟他们讲透彻。比方说,自来水为什么要涨价?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自来水厂亏损了,所以水要涨价。在这样的思维路径之下,看到水厂把自己吃喝的费用都列为民众要承担的成本,谁不来气啊?
    可是,如果从资源价格改革的角度来看问题,可能会是另一种情形。资源价格偏低确实与经济社会的发展不接轨,水价并非一定不能涨。涨水价的目的是理顺价格机制,是理顺经济社会发展的机制,而不是为了让水厂获得更多的垄断利益。
    陈方:今年全国两会时,就有代表委员热议过资源类产品改革的事情。资源类产品价格改革是大势所趋,但是,改革不一定非要涨价。退一步说,涨价必须要考虑到各方的承受能力,新闻里不是说,一些低保户看见电表跑得“快”,做梦都担心。资源价格属于民生必需品,“纯粹市场化”的逻辑显然不能用于资源性公共产品改革。
    李妍:我对那句“要考虑民众的承受能力”一直抱有成见,因为它充满了不怀好意。对于交不起水费的民众来说,承受能力当然需要考虑。可是,因为我不在乎这点钱,你就因此有了涨价的理由吗?公众有承受能力,因此你要不断涨价,这也太让人不能接受了。民生能否承受,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民意接不接受,是另一个重要考虑因素。
    周东飞:民众有交水费的能力,可是你没有说服他们,你也不能强行涨价。而且,一定要把资源价格改革与提升垄断利润坚决区分开来,改革不能成为垄断者涨价的幌子。相反,资源价格改革,应当成为促进垄断企业向内挖潜的机会。如果价格改革的红利都被垄断企业悉数吞噬,那么这样的改革并没有更多益处。改革,必须有涨价之外的理由和归宿。否则,改革将很难被民众接受。
  评论这张
 
阅读(14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