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6.17—6.23话题:致即将“上市”的90后  

2012-06-25 23:1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17—6.23话题:致即将“上市”的90后 - 李妍 - 李妍


本期话题观察员:陈方(《燕赵都市报》评论员) 周东飞(电视策划人、《潇湘晨报》评论员) 
 李妍(《重庆时报》评论员 )

这个6月,中国将有680万人结束自己的大学时光,而在这个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大学毕业生队伍中,贴着各种社会标签的90后将首次成为主力军。即将“上市”的90后自嘲地说,“我们是被扔进社会的。”

  那些“非主流”标签与其说是90后的,不如说是年轻人的

  陈方:这些天,媒体总是在津津乐道“穿越版”的毕业照、“重口味”的床单语录,以及大学操场上的毕业裸奔,这些大尺度的青春印记令很多“过来人”感慨,90后“刷新了大学文化的底线”。但是这些即将步入社会的90后毕业生也有自己的“苦衷”,经过一番求职之路的磨炼,他们感慨地说,自己是被“扔进社会的一代”。90后真的有这么“惨”吗?

  周东飞:我是个喜欢新概念的人,比方说潜规则啊、蚁族啊,这些概念,几个字就把非常复杂的社会内容呈现在人的面前,很抓眼球。这个“90后上市”的概念,造的真好。尽管“上市”的说法有点物化90后的嫌疑,但是这个扯人眼球的归纳和概括,成功地将人们的目光聚焦到这一代新人身上,这就不错。

  6岁读小学,18岁读大学,1990年出生的孩子,今年22岁,正好大学毕业。这就是从此踏上了人生路,从此也就算“上市”了啊。

  李妍:90后的孩子也要出来上班了,这让我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70后拼命加班,80后拒绝加班,90后拒绝上班。可是现在90后拒绝不了了,必须走出去了。他们在求职中面对的一些标签化遭遇,已经不是让人觉得他们拒绝上班,很大程度是“欲求上班而不可得”。有90后参加面试,面试官就阴阳怪气地问“90后在办公室能坐得住吗?”不管是社会还是招聘企业,可能普遍对90后都抱有一种不信任感。

  陈方:很多90后焦虑,就是因为他们感觉社会对自己有严重的不信任感,“90后”这个标签就是一个甩不掉的包袱,尤其是在找工作的时候,这个情况更为严重。但是,90后们是不是也应该想想,社会为什么会误解你们,或者说,是不是90后太敏感了,才放大了社会的误解,或者说放大了这种不信任感呢?

  周东飞:我不大赞成用90后、80后这种扩大化的标签来说事儿。生在1990年以后,这是个特征,但绝非压倒性的特征,更非取代一切的特征。90后还没上班的时候就可以拥有一台Iphone4s,80后没有这个福气,这不假,因为那个时候Iphone还没诞生。但是,80后上班之前拥有一台Nokia,这与90后拥有一台Iphone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没有。

  现在说90后的种种毛病种种不靠谱,与其说是90后的特征,不如说是年轻人的特征。比方说,90后抱怨自己是被扔进社会的,70后、80后们想想看,咱们何尝不是被扔进社会的?

  李妍:如果说90后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非主流,我同意东飞这种观点。那么每个年轻人,都曾经是他们那个时代的非主流。非主流是年轻人的特征,而非90后的特征。

  如果有缺失,责任不在“90后”而在“我们”

  周东飞:应该说,每一代年轻人都不同,每一代年轻人也都相同。从不同的地方而言,今天的90后生长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和出生于苦难后期的70后比起来,日常生活的不同,肯定会造就不同的个性。比方说,“自私”什么的。从每一代年轻人都相同的角度来看,年轻就是年轻人的共同特征,他们叛逆、边缘、有冲劲。

  我算是70年代的乖孩子了,可我也干过烫爆炸头、离家出走、围堵校长给被老师推搡了的同学主持正义的勾当。现在想想,那不过是年轻的缘故。

  陈方:但是呢,社会对90后确实存在一些“误解”。不信的话,你可以从百度里键入关键词“90后性格”,搜索结果中不乏“平均智商超过了以前的同龄人、自信又脆弱、敏感而自私、从童年就开始变老、更加懂得成人世界的规则”等描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描述,我觉得,很多时候,这些“结论”都是根据一些“非典型”案例得出的。

  周东飞:比如,有一段时间网络上讨论“90后争嫁豪门”,细想想,这个话题虽然热闹,但是它又能占到全部90后的多大比例呢?

  李妍:我不完全同意你们两位所说的“非典型”案例。对90后的标签化描述,的确有“非典型”案例的因素,但也不排除,90后的个性特征,也有时代的影子。比如陈方刚才说的90后特征之一:从童年就开始变老、更加懂得成人世界的规则。我虽不赞同给90后贴非主流的标签,但要说功利与实用主义,我认为他们当之无愧。

  周东飞: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或许在90后身上有所体现,但是我不赞成把板子打在90后孩子们身上。道理很简单,孩子是成人世界塑造的结果。或者,不严格地说,孩子是成人世界所制造的“产品”。

  90后“上市”,也正是我们成年人所制造的“产品”上市。如果说他们有所缺失的话,责任应当更多地归咎于成年人,而不是90后孩子们。

  为下一代贴标签是表达“忧与爱”的社会习惯

  李妍:我记得80后这一概念才横空出世那会儿,我们这代人被贴上这样的标签:独生子女,叛逆、沉沦、垮掉的一代,代表着责任缺失道德沦丧的一代。

  周东飞:70后也被上一代人“定义”过啊,只不过那时候还不流行“贴标签”这个说法。我小时候,文学还居于社会的中心位置,老是有作家撰写报告文学,谈论“小皇帝”的问题。就是这一代独生子女,任性、自私、脆弱,什么的,很像我们今天有人对90后的评价。但是,“独生一代”早就“上市”了,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出格的大问题嘛。

  陈方:其实东飞说到了上一代人特别习惯主动“定义”下一代人的现象。上一代人,总是基于自己的认知,对下一代人做出评价,这个评价可能很不客观,但是我们的社会已经有了这个习惯。

  而且这种现象不仅仅在中国有,美国也有。2007年,美国《时代周报》一篇专栏文章,畅销书《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题为“美国的Q一代”文章里说,我访问了美国几所大学越与这一代的大学生接触,我越感受沮丧和印象深刻。他们比我理解得更乐观更理想主义。他们比起他们应该的更不激进更不愿参与政治。以这些理由,我把他们这一代称为“q一代”平静(QUIET)的美国人,以他们自己的理解,在国内外平静追求理想。但“q一代”对于这个国家可能太安静,太网络。对于我们这一代留给他们的巨大财政赤字、社会安全赤字和生态赤字,他们就算不狂怒,至少也不要那样不加注意。你看,美国人也会定义下一代为“q一代”。

  李妍:事实证明,每个时代,总有那么一些人愿意去做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在她老人家的眼中看来,总是一代不如一代,时常为孩子们的今后担忧。现在,80后“垮掉的一代”也站起来支撑家庭和社会了,90后又何必去留意那些流言蜚语,去担心被误解、“被扔进社会”,相信时间,这世界最无情却也最有力量的东西,就是时间。

  周东飞:如果真的有人忧心完80后,接着忧心90后,那我也不赞成说他们就是“九斤老太”。我更愿意从“忧与爱”的角度去理解他们,“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他们的忧心忡忡,可能更多地出于某种爱。深刻的爱,是一种忧虑。当每一代孩子初“上市”的时候,总会有人因爱而生担忧,这或许并没有什么错。需要指出的是,仅仅重复这种担忧是没有更大价值的。我们需要做的,可能是好好分析一下每一代孩子们的特点,优势或缺点,真正帮助他们向完美的方向走。

  陈方:我们总在强调,上一代人在对下一代人表达着忧与爱,但被忧虑过的下一代人其实很少自省。2008年,80后代表张悦然做过一次反省,她说80后就是“媚一代”。同时她把赞歌唱给了70后,她说她仍旧记得70年代人的青春有着鲜明的轮廓,相比之下,80后的整个青春期的感知都是非常虚妄和空泛的。

  但是张悦然的自省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我记得当时大多舆论对她自省的评价是,这也不过是一种以偏概全。我们欢迎张悦然破壳而出的自省姿态,但不喜欢她以一代人的名义去自省。

  周东飞:“现在的孩子啊,呵呵” 这种语调,恐怕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如果有人用心的话,把电影里面的这种话剪辑一下,一定会让人感慨今夕何夕的。

  陈方:在中国,每一代人的成熟多半都依赖上一代人的品质,如果上一代人能够坚守正确的人生价值、道德和精神信仰,当这些优秀品质沉淀在社会进程中时,托萌于其上的后代人完全可以成长得更优秀。而且,在一个平衡的正常发展的社会里,每一代人都会自觉找到与社会发展平衡的契合点,在与社会发展的互动中共同进步。

  每一代人都有心灵史,每一代人也终将成为“普通人”

  李妍:其实任何特征标签的提炼都可能以偏概全。我注意到《燕赵都市报》最近在关注的两个女孩都是90后,就是那个陈红和张珊珊的事。22岁的女孩陈红,精心照顾年过六旬的养父陈佳林,并带着养父出嫁;22岁的河北政法职业学院大三女生张珊珊,在他人生命受到死亡威胁时,她选择瞒着家人、老师,将造血干细胞无偿捐献给了浙江嘉兴一名身患白血病的12岁小姑娘,小姑娘的名字,张珊珊至今都不知道。

  当然,我不能说她们两个能完全代表90后,但至少,她们是90后的一分子。只是我们似乎更习惯于挑剔,而不是欣赏。不知道二位怎么看这个现象。对下一代挑剔而非欣赏?

  周东飞:爱挑剔,也不仅仅是在对待下一代这件事情上。不是有个说法吗,说中国人患了“坏消息综合征”,特别喜欢负面信息。这话说得不公道啊,在负面消息面前表现出警惕和关注,这恐怕是人的本性吧。

  李妍:要说欣赏,当然也有。我看到一个90后写的求职简历,其实特别有意思,特长栏里写着“善于讲冷笑话;善于观测星空;会跳国标舞”。这让写满了各种获奖证书的我们这一辈,能想象吗?

  陈方: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心灵史,每一代人的成长都刻录着时代的印记,这是基于社会变革同步进行基础上的精神投影。如果说,上一代人喜欢定义下一代人,那么也千万不要过于着急。

  法国年鉴史学派提倡“长时段”地看待历史,他们认为每一个事件,每一种迹象的发生,其深远的文化意义和持续的影响力,绝非在事发进行时就可以评析清楚。看待历史如此,对一代人的某种行为特质的评判同样应当如此。

  李妍:嗯,每一代人都会成为普通人,随着年龄而增长阅历,90后的孩子也会成为社会中流砥柱,他们也会变老,把更自由开放的气息留给后人并最终影响这个时代。

  周东飞:清人张潮所著的《幽梦影》里有这样一个句子:南北东西,一定之位;前后左右,无定之位。意思大致是,就方向而言,东西南北是绝对的,前后左右是相对的。

  很有意思,绝对和相对。90后是绝对的概念,年轻人是相对的概念。如果你说90后的特点,那就应当找到他们在整个历史方位中的坐标。冲动之类只是年轻人的共性,也就是相对的概念,不能混淆。

  在90后问题上的混乱,或许就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弄清绝对和相对。我们以为自己在说东西南北,其实说的是前后左右。所有人的人生都高度相似,每个人的人生都各不相同。每一代人都被历史所塑造,每一代人也将修改历史本身。

  所以我说,90后只是一个不严格的时间概念,和这个群体没有直接关联。
 
  评论这张
 
阅读(2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