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该如何改变自杀教师背后的格式化人生  

2012-05-28 23: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月,“黑色六月”将至,这时,一则高三老师自杀的消息,无疑为即将到来的高考蒙上了更浓重的黑:4月27日,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未满30岁的高三年级班主任赵鹏服毒自杀。他留下遗书称,活着太累,每天无休止的上班让人窒息,工资只能月光,决定自杀离世。据悉,赵鹏3月份的工资为1950元,包括1450元基本工资和500元补助,而4月份连500元的补助也没了,只有基本工资。(5月28日《新京报》)

无论生前有着怎样的不堪与压力,赵鹏或许都不该抛下妻儿与学生离去,但对他这样的选择,我们也不忍多去苛责。毕竟,对一个遭遇“无休止加班”及“工资月光”双重压力的教师来说,正是因为“活着实在太累”,才造就了“决定以这样方式离开”的悲情。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左右高强度工作的付出,得到的却是月入一千余元的工资。教师职业的神圣,终究无法摆脱生活的卑微。从这个角度来说,高三教师之死,或是心理走向极端的个例,但却展露出生活的真实。

对生者来说,赵鹏的故事,注定无法让人安之若素。比如,赵鹏的妻儿,丈夫的猝然离开,注定成为这个家庭难以承受之重;而赵鹏的学生,在经历应试教育、“黑色六月”洗礼之时,还要面对师者因应试自杀离世的悲怆故事,这,又会否长远地影响着他们的人生?

而赵鹏之死,也留给了人们太多的未竟之问:那些应试机制下格式化生存的人群,该如何摆脱他们的格式化人生?我们的公共机制又该如何在工资待遇、福利兜底、心理救助等方面,回归作为普通劳动者的教师的基本权利?

诚如学者徐贲所言:”一个人结束自己的生命,真正令他人感到怜悯和战栗的,其实并不是死,而是为什么要死。自杀不只是关乎如何去死,而且更关乎如何去生,只有在如何去生的问题没有解答的时候,如何去死才会成为问题。”

赵鹏深感“活着实在太累”的背后,是应试教育下师生终日艰辛忙碌的无奈与不堪。在“一考定终身”的升学指标压力下,不仅学生被高压的学习压迫得喘不过气,老师更像是在应试机制下转动的机器,生活工作早已被设定的程序格式化,年复一年,无日无之。

不仅如此,曾经“全家举债”,“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赵鹏,却并没有因为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就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无休止的重复工作,面对的却是“工资月光”的生活以及无尽的债务。不对等的付出与回报,让这个曾被高考改变命运的人,进入了命运的怪圈:既因为高考成为一名光荣的教师,又因为应试的高考和不对等回报的教育薪酬体制,不得不面对终日忙碌与卑微的生活。

这些年来,社会上一直在讨论“读书能否改变命运”。人们之所以对“读书改变命运”这一千古流传的箴言产生怀疑,其实就在于,一方面太过死板、僵硬的应试教育,不仅束缚了学子们向往自由、开放的心灵,这种格式化的生活,也极容易矮化人的精神,造成人格的不独立;另一方面,社会结构的固化,阶层之间难以自由流动的格局,决定了读书改变命运的道路也越来越逼仄。

对赵鹏来说,之所以在历经寒窗之后,既没能摆脱应试怪圈,也无力改变命运,人生始终在一种格式化生存中打转。这其中,固然有应试的悲情,也有一种普遍的“干多挣少”劳动报酬机制在反照。但在这背后,有关社会阶层如何自由流动、人们该如何通过多种手段改变命运等深层命题,仍需要一一解开。
  评论这张
 
阅读(8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