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构筑公信比互助献血更能解救血荒  

2012-04-12 00:5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卫生部数据显示,2011年1月至9月全国血液采集量增幅5.8%,与往年相比增幅下跌近一半,在北京、浙江、海南、广西等地,采集量甚至出现了绝对下降。但与此同时,全国临床用血量依旧维持高速增长。全国各地纷纷启动或推广互助献血,让病人“以血还血”。(4月11日《中国青年报》)

      每年几成定势的无偿献血宣传,让公众对“血荒”并不陌生。但血液已经荒芜到要让病人“以血还血”,甚至献不献血已经上升到公众的道德素质层面论之,恐怕就与大众观感背道而驰。什么是“以血还血”?“以血还血”究竟能不能解决“血荒”危机?在“血荒”弥漫的当下,推广互助献血,让病人“以血还血”,或许算是解决“血荒”的不二选择。但对病患来说,倘若做一台需要输血的手术,还要先联系亲朋好友献血,甚至求助于“血头”买血,然后才能排期手术,这就更似一种“条件交换”。正如为“以血还血”筹集血液而四处奔走的杨健明所言:“自己为血液花了不少‘冤枉钱’”,他花钱向“血头”买血,然后还要向医院支付自己的用血费用,这种机制,无疑对病患造成了双重绑架。

       表面看来,“以血还血”似乎能以责任转嫁的方式,一定程度化解“血荒”危机。但作为一种公共资源,卫生部门却不能通过责任转嫁,甚至经济绑架的形式,让资源缺失的病患陷入“无枝可依”的困局。无疑,要真正解决“血荒”,找到它的七寸至关重要——来自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报告就称,血荒反映信任荒,83.8%的人担心献血被用来牟利。

其实,之所以人们对献血牟利心怀顾虑,就在于目前的“献血无偿,用血有偿”机制,让血液使用存留了太多的利益想象空间。没错,血液的流转与使用,需要存储、运输、治疗等各种成本,无偿使用血液在现阶段也许并不可行。但这却并不等于在血液采集、流转与供给等环节上,不可能存在灰色牟利地带。事实上,流连在血液中心门外的“血头”,部分地区爆出将献血血液挪作他用,经由商业加工变成血浆制品牟利……这些,都佐证了血液市场的确存在巨大牟利空间。这时,保证公众对程序透明乃至监管的诉求,就显得至关重要。也只有重振公众对献血公益的信任,或才能根治“血荒”危机。

       对公众来说,既然献血是一种无偿的爱心慈善行为,那么高收费的用血就必须给公众以合理解释。这跟善款的使用应该是一个道理。在这个过程中,怎样监督血液链条上的采血机构及医院对血液资源的使用;怎样防止其占用社会资源去牟利;如何防止献血者的爱心和善意被亵渎。这些,都不是红口白牙的解释能够说清楚。没有白纸黑字的账单,不把环节监管放置在阳光之下,那些若隐若现的黑洞就终难让公众释怀。

       作为一种公共资源,免费捐献的血液本不应该成为奢侈品,更不能成为牟利品。可以想见,倘若不把改变“血荒”的切口放在献血慈善公信的重建上,却试图用“以血还血”的治标之策解救“血荒”,这反而可能加剧危机。由于“以血还血”令病患、血头与医院之间存在血液交易的暧昧地带,这种监管缺失下的牟利,很可能进一步加剧献血信任危机。也只有从重构慈善公信的角度入手,构筑一套完备的监管体制,让献血等慈善公益事业能行进在透明顺畅的路途上,公众才能避免雾里看花,血荒信任危机或才能真正消解。
  评论这张
 
阅读(19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