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别让机关幼儿园补贴也拼爹  

2012-01-10 12:4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据广州市2012年部门预算(草案)显示,广州8所机关幼儿园获得补贴金额高达7524.21万元。这8所机关幼儿园此前获得的补贴数额分别是:2009年4802.02万元,2010年5115.97万元,2011年5754.44万元。据悉,广州曾在2009年表态要逐步取消对机关幼儿园的补贴。(1月9日《京华时报》)
       年年质疑天价机关幼儿园补贴,年年天价幼儿园补贴照常获批。所有有关行政伦理与教育公平的论争,几年下来,也许只剩游荡于舌尖的徒劳无益,似乎再追问下去,除了发酵成无可奈何的愤懑,对有关教育公平的吁请却依然于事无补。
       对于机关幼儿园天价补贴,公众的诉求其实很简单。为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大量补贴公务员子女的幼儿园,而普通纳税人子女想进入这样的幼儿园,却“难于上青天”?为什么本应该用于改善民生、改变教育不公现状的财政补贴,不仅不能善用于更需要资金的教育领域,却反而做了拉大教育不公现状的推手?
       这种事关公平的疑问,想必相关人员已经不屑于回答。因为经历经年的解释,答案已经很简单:机关幼儿园补贴既是“历史原因,暂时只能保留”,也是在“等待事业单位改革”,所以财政补贴只能继续。如此回答兴许能在理论上成立,可但凡有一点改善教育不公的诚意,就应该让人知道,对机关幼儿园的财政补贴,应该顺应公众吁求与行政伦理,逐年减少,而不是像如今这般,越改越多。否则,就让人怀疑,这样的天价补贴没有任何难以更改的体制原因,只是权力的习惯性自肥。
      一切依然按照体系的惯性进行着,任人大代表千般质疑、公众万般无奈,却依然我自岿然不动,甚至变本加厉,这才是幼儿园天价补贴最让人深感不堪与无力之处。“民以吏为师”的古语无需多言,当不少领域让公众慨叹,玩的是权力与资本的拼爹游戏时,这样一所小小的机关幼儿园其实正深藏着如此的现实密码:手握话语权的权柄者知道,怎样通过一种特殊的福利输送渠道,让自我与子女享受更优越的利益待遇;也知道通过怎样的话语、权力掌握,扭转不利的舆论态势,让利益继续向自我倾斜。当难以受到监督的权力者,成为既得利益者的中坚;当公众认为的特权与不公问题,在他们看来毫无问题,难以突破与改变便几乎成为现实格局。
       明白了这个,你就明白为什么人大代表再怎么质疑,也难免陷于单兵作战的尴尬中;也明白那么多领域为何能够以此为鉴,热衷于权力与金钱的拼爹;更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志存高远的大学生毅然走向了公务员。机关幼儿园天价补贴难改固然是特权现象的一种,它却几乎成为现实社会的寓言。当公平的诉求在这个涉关权力的细节上被打败,所有的不公便有了发源的肇始,这也许才是机关幼儿园天价补贴之外,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
         从某种程度来说,机关幼儿园天价补贴固然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的体现,但不能解决这种权力者自身利益牵涉其中的教育不公,一切有关教育平权的探讨也许只能陷于凌空虚蹈。而在教育领域之外,仍有无数这样积习难改的范本。要改变,只有先从手握权柄与话语者做起,否则一切只能空谈。
  评论这张
 
阅读(13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