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抢劫村,拿什么拯救底层沦陷的悲情  

2011-09-21 13:0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广西一个叫温江村的村子,年轻人大多出外打工,但这三千人的村庄有100多人因为抢劫而被抓。打工、辞工,团伙抢劫,相似的经历让很多人锒铛入狱。(9月20日央视《新闻1+1》)

  一个三千人的村庄,一个个被犯罪伤害的家庭。这不仅是一个村庄的悲情,更令每个身处城市的人们无法置身事外。在这样以村庄聚合为形式的抢劫事件中,谁又能保证自己能够逃离罪案阴霾,成为幸免者?表面看来,抢劫村不过是裙带老乡为脱离贫困,通过“传帮带”团伙抢劫种下的恶果。但从村庄百余青壮年均掉进犯罪泥淖的特殊讯息里,我们却更多地解读出了一个群体或阶层生存状态的复杂信息和密码。

  有关此类底层恶性犯罪的事件,社会学家孙立平就曾提出过“底层沦陷”的概念。在生存状态不断恶化的情况下,缺乏资源改善生存状态的底层会出现沦陷和堕落。很显然,广西这个贫困村庄成为抢劫村的事件,就是底层沦陷的一个例证。我们经常会认为,在社会道德、权力、资本等出现堕落的时候,可能造就一批堕落的权钱者,而底层人群还保持着勤劳、朴实的本色。但现实往往并非这样,当社会堕落的时候,底层人会随之堕落,甚至更堕落,只因他们没有更多资源来抵御这种沦陷。

  匮乏的资源、逼仄的生存空间,都会从根本上扭曲一个人的是非观与价值观。只因是非、伦理、价值都是要以尊严为支撑的,但在匮乏的资源和局促的生活空间中,当尊严得不到维护时,沦陷甚至堕落的过程也就悄然开始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倘若只是从教育、贫困等角度,来看待抢劫村生成的前因后果,显然并未击中命门。

  正如中国社科院2010年《法制蓝皮书》的作者所说,城乡居民的经济收入的差别,农民工就业和受教育的困境,包括到城市之后的社会保障和救济机构的欠缺,城乡文化之间的冲突,以及外在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对他们的诱惑,城乡道德观念的变化,还有城市人的歧视心理状态的变化,都是导致这个群体犯罪高发的原因。

  不得不说,在经历故乡贫困沦陷之后,寄望通过城市改变命运,寻求“心之安处”的新一代农民工,面对城市住房、教育、医疗、救济等诸多制度壁垒,一直生活在城市边缘。当一些城市人在分享财富快感时,蚁居于城市的农民工却仍然要为生存挣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却又不属于同一城市,他们每天在城市中相遇,生活却又从来没有交集。当改变命运的梦想被撕裂,一种强烈的相对剥夺感悄然发芽,罪恶滋生了。

  这让人联想到此前发生在深圳的学生绑架事件。被迫搁浅在城乡之间的农民工,既回不去又留不下来,他们只能勒索这座城市。同样,在抢劫村里,那个被判死缓的阿星不也只是梦想“一天工作8小时的工作”而不可得,最终才步入抢劫的罪恶深渊吗?

  该如何拯救如抢劫村般的底层沦陷悲情?这样的命题不只为底层农民工而设,更是对城市人自身的救赎。在一个分层社会中,不必讳言底层沦陷,更不要认为所谓的“挤出效应”就能让城市安宁。公共政策真正应做的,不仅在于改善底层生存环境,消除城市制度壁垒,更需提供一个能自由向上流动的社会空间。即使现在比较困苦,未来却仍有希望,这不仅事关生存尊严,更关乎个人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13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