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被骗割肾:生命伦理不应让位于黑市链条  

2011-09-18 22:2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5岁青年小海应聘某医疗器械销售公司,经过繁琐的入职体检,小海获得了录用。随后在一次出差工作中,小海被公司安排住进了医院,喝下护士端来的水后,便昏睡过去,次日醒来发现一个肾已被摘除。老板给小海留下了3万元“卖肾”款,却不足以支付手术后的医药费。(9月18日《扬子晚报》)
   这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器官买卖黑色产业链种下的悲情,其情节之匪夷所思,几乎已经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大概这样的场景,人们只在脱离于现实生活中的恐怖片中见过。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即使到了现代,保持身体乃至器官完整,仍然是个体生命尊严的最基本价值旨归。也因此,任何一种对身体器官的戕害,都将引发巨大的道德、法律乃至生命伦理争议,这也是此次被骗割肾案能够引发公众强烈关注的根本原因。
   不幸的却是,这样骗割器官的黑色恐怖地带的确在现实中真实存在———公开叫卖器官在网上大行其道,一些医院移植来源不明的器官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现实中人体器官的短缺与大量的器官需求,创造了巨大的利益市场。来自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有150万人因器官功能衰竭需进行器官移植,但每年仅有1万人左右能够得到移植治疗。各类移植需求者和供体间的比例大致为100∶1。
    而强烈的需求绕不过的门槛则是,禁止人体器官买卖早已是国际通行法则。这大概正能够解释为何器官黑市交易不断膨胀,器官交易移植已经形成活供体———黑中介———医院———患者这样一条巨大产业链的原因。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些黑市交易活动已经超越了明文规定的国家法规范围,这让生命伦理在法律面前变得脆弱和虚置。以此案为例,骗割肾脏的黑中介涉嫌的罪名只是非法经营,这与骗割肾脏的社会危害及公共影响严重脱离。所幸,目前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已经对“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有所定义,这尚可称作从法律维度对个体身体尊严及生命伦理重建的开始。
     而倘若继续探究这条骗肾新闻,可供解构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参与骗肾设局的,不少正是肾脏被骗割的受害者,而这些人无疑都是资本金钱上的弱者;本应治病救人、以拯救生命为己任的医院,其医治伦理让位于市场支付能力,成了非法器官买卖黑市的直接参与人;躺在病床上痛苦等待救治的器官需求者,本是身体上的弱者,却以资本优势,用弱者互害的形式,剥夺其他健全人的身体尊严,最终成为这条黑色产业链的直接受益人。这样的故事并非孤本,若是跳脱于这条新闻之外,会发现雷同的故事其实一直在器官移植的市场内上演,这类弱者互害的故事已然发展到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
    从此角度来说,规范器官交易就不仅归属于法律范畴,面对剥离了道德成分,挑战人类基本身体尊严,甚至已然形成弱者互害形式的器官买卖,我们也理应从理顺不同阶层人群的健康及生命机会开始,器官买卖的受害人不应只是身体上的强者、资本上的弱者。对于需求巨大的器官市场,公共部门更关键的任务不仅在于重建生命伦理、法律规范,更应从消除疾病与贫困,从社会福利等角度提升不同阶层人群的生命机会,倡导一种积极健康的器官捐助文化,方是器官移植互利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2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