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斩断南科大改革路上荆棘的力量  

2011-06-01 19:3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从2007年筹建,迄今已四年。这四年,这所号称要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大学,似乎正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荆棘里。近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公开表示,教育部支持南方科技大学的教改探索,但任何学校改革都须依法办学。此语一出,引得各界猜测纷纷。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分析,这实际上就是要求南科大学生参加高考。前日,南科大学子网上发表公开信,集体表示不参加高考。(6月1日大洋网)
 
 南科大没有体制内的招生权,众所周知。就在去年,朱清时校长就多次提到南科大只有准生证却没有招生证,而近日教育部公布的2011年具有普通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高校的名单中,南科大的确未能位列其中,也间接证明了朱校长此前所言非虚。
 其实,就南科大推进去行政化、强调“自主招生、自授学位”这一核心改革理念来说,所谓招生权反倒是束缚其改革创新的绳索。因为一旦获得招生权,也就意味着其必须遵守体制内招生规则,并顺延高考招生等渠道进行计划内招生,结果便是,它最终必须接受教育部门对它的教学质量评估乃至学位授予权。而这,显然与南科大的改革初衷背道而驰,这最终会致使其陷入行政化的泥沼中难以自拔。
 现在,没有招生权的南科大,却突然被教育部要求“依法办学”,意即该校的学生必须顺延传统升学轨道,参加高考。这一突兀的要求,无疑令南科大改革路上再生荆棘。诚然,正如此前南科大未能获得招生权时,人们所担忧的那样——不参加高考,拿不到国内教育体制内统一的学历,对南科大学生而言是一种风险。而现在教育部突然要求南科大学生参加高考,实际上就是这种风险的规避,似乎并不失为一件好事。
 可是,南科大学子的风险真正在于此吗?从深圳当地对南科大副校长等7个职位公开推荐选拔,并被赋予正局级级别,乃至教育部要求南科大“依法办学”这类事例我们可以看出,南科大真正的风险或在于,在改革路上不断遭遇被行政化的荆棘,并被迫重新回转到传统大学办学的老路上去。
 其实,与南科大遭遇教育部“依法办学”的要求比,整个新闻的亮点更在于,该校的学子乃至家长并不在乎这种所谓未参加高考的风险,而是对南科大独立办学抱持一种深厚的希望与热爱,这种热爱与勇气令学子们面对教育部“依法办学”的要求时,敢于发表公开信,集体表示不参加高考。在这些南科大学子的身上,我们真正看到了新一代年轻人理应具备的独立、自主、创新、担当的姿态。他们甘愿做“一些人眼中的小白鼠”,也要成为教育改革的“鲶鱼”,这种勇于担当的姿态,会令一些桎梏于行政思维里的人感到汗颜,也值得教育部门深省。
 在当下不以学历论成败的社会就业情势下,不必担忧这群勇于做改革鲶鱼的学生,会因为缺乏体制内的学历被就业市场抛弃,任何社会和单位都需要这种独立、自主、创新、担当的人才。现在,他们是斩断南科大改革路上荆棘的力量,而未来,他们必会成长为社会的中坚,我们深信。
  评论这张
 
阅读(1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