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污染面前,历史怎能任人打扮  

2011-12-08 22:2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西德兴市,江西铜业集团下属企业多年来将废水排入乐安河,祸及下游数十万群众。但矿山企业和环保部门却称,德兴早在唐宋年间就开始采铜,污染主要是由于历代废弃矿区产生,现代企业不应代历史受过。此外,排污造成耕地减产,而民众每年所获补偿款却不足1元。(12月8日《京华时报》)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话放在当下穿越剧流行的年头,自有一番娱乐意味,但要置换到污染事件面前,就不仅显得很穿越与喜感,更能让人咂摸出那许多权力蛮横与无耻的味道。比如在祸及下游数十万群众,令当地民众罹患各种怪病甚至身亡之后,江西铜业集团下属企业和当地环保部门竟可以眼睛也不眨地把企业排污责任推给“唐宗宋祖”,这样穿越的推责,才真的是让人“步步惊心”。
         把一些棘手、不想解决的事情推给历史遗留,这是权力卸责的惯常手法。但这件事唯一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把环境污染推给历史遗留,甚至这种责任穿越了千年,让唐宗宋祖来埋单。此种春秋笔法,虽然不值一驳,但却让人看到了污染治理背后让人触目惊心的历史底牌: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由于上游有色矿山企业的生产,当地乐安河流域每年接纳的“三废”污水排放总量达6000多万吨,这直接导致9269亩耕地荒芜绝收,沿河9个渔村因河鱼锐减失去经济来源,相关人群重金属中毒病症和奇异怪病时有发生,而污染赔偿人均却不足1元。
         与众多身受化工之困的地区一样,这里无疑是一片让人伤心的土地。在化工围城带来的地方经济发展、GDP增长、政绩一片飘红的背后,土地与民心却早已伤痕累累。“我们哪里是在喝水,简直就是喝慢性毒药”,这样的呐喊无论再悲戚,却都只能是面对历史的隔空喊话。当对环境负有监督之责的环保部门,都可以大言不惭地把责任推给“历史”,甚至高喊“现代企业不应代历史受过”的时候,我们又怎能祈望每一条生命能够健康幸福地生活在那片土地,又怎能奢求人们有免于被污染荼毒患病身亡的恐惧呢?当环境污染本身已成历史遗留问题,我们就不能再对“把污染责任推给唐宗宋祖”这样的卸责,抱有任何惊诧之色。
              在已被污染的政绩生态面前,何处才是我们不被污染的家园?这样的疑问,不止是为那片被化工荼毒的土地而设,更在拷问着我们当下的生活,当无数污染问题在逐年的历史沉淀中,渐渐聚集成污染毒瘤,谁又能成为那个能保留一方净土的幸免者?
          无论如何,呼吸新鲜的空气,喝上安全的水,吃上放心的食品,都不应该成为奢侈的事,PM2.5、铬污染、三聚氰胺……应该都是从属于化工、环境范畴的元素,而不应该成为日常生活的含量,更不应该在监管部门年复一年的不作为中,成为历史遗留问题,却最终又把责任推给历史这个玄而又玄的东西。历史从来都不该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倘若如此,就该好好问责一下那些为历史涂脂抹粉的人,看看在污染面前,他们到底是怎样把当下的问题推给历史去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1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