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身边潜伏了多少冒充与欺骗  

2011-12-15 13:4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瞬间,所有潜伏的逃犯显形了——质疑曹操墓造假而闻名全国的“学者”闫沛东,竟然是公安部门追捕多年的逃犯;杀人犯潜逃17年后成为著名寺庙的主持法师;儿子网上炫富,千万身家父亲逃犯身份曝光……一个个现实版的潜伏故事,大幕徐开。
        这其中,最让人震撼的,莫过于曾在风靡一时的电视剧《潜伏》中,饰演保密局档案股股长“盛乡”的演员吉思光,被曝是1998年结伙袭警夺枪的逃犯,已潜逃13年。吉思光曾参演30多部电视剧,并有多家媒体对他进行过采访。12月7日,吉思光被抓捕归案。(12月14日《广州日报》)
          现实与戏剧,真实与欺骗,社会多棱镜之下,各种光怪陆离的人物与背景,已让人分不清虚实。人的性格固有A面B面,但也许没人能想到,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的身份与角色却也在A面与B面中更替混淆。在人前,他们是衣冠楚楚、谈吐得体的学者、演员与企业家;脱掉那身代表身份的衣服,在独自一人的暗夜里,他们就是战栗着抚摸内心隐秘阴影的逃犯。
            成功人士与逃犯,悬在一念之间。客观来说,逃犯与是否能够在社会立足乃至成功,本没有必然联系。但人们之所以对这样高调潜伏的逃犯莫名惊诧,不仅在于逃犯与成功人士这两个极端对立的身份,冲撞着人们对成功人士的固有观感;它还制造了一种普遍怀疑的情绪:倘若那些在人前鲜衣怒马的成功者,都可能是逃犯的一分子,那么,在我们的身边,还有多少这样的冒充与欺骗?
          这样的情绪尽管似是而非,但却在拷问着当下社会的某些机制。毋庸言说,这些高调潜伏的逃犯,之所以统统都在年底打堆显形,自然是拜公安部门的“清网行动”所赐。从与老百姓互动、开微博通缉到发“三国杀”通缉令,任那些潜伏的逃犯“七十二变”,也逃不出的“清网”的如来神掌。这样的逃犯追捕,当然值得期许。但那些身负重案的逃犯,为何能够高调而成功地潜伏多年,也在拷问着我们日常社会生活中的甄别、行业准入、法治执行等多重机制。
          逃犯的成功人生,证实着在任何一个领域,哪怕是满口道德文章的所谓学者,哪怕是演绎人生的演员,都可能有着藏污纳垢的黑暗。他们在世俗领域的成功,不代表他们在道德、伦理、人生价值上,就拥有一把底线的标尺。很大程度上,许多成功人士的人生,未必能够经得住财富、道德、企业伦理的考验,甚至某种程度上,正是依靠这种道德的溃败,底线的撤退,才获得了财富、权力人生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正是在这种功利主义的成功论下,不少行业泥沙俱下,那些身负重案的逃犯,竟也因此能够轻松获取成功通行证。在缺乏基本甄别、评判机制的社会中,不以道德底线做文章,只以成败论英雄。如此情境,逃犯高调而成功地隐身,不足为奇。
              逃犯当然也需要得到救赎,但救赎的方式,不是“大隐隐于市”,用财富、权力上的成功洗清罪孽。而是必须为自己曾经的罪过付出代价,否则无以通过法治规整制度与人心。现在,诸多逃犯落网,见证了什么叫“法网恢恢”。但这种从法治执行到社会甄别与评判机制,什么时候能够深入日常社会的肌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什么时候,整个社会对成功拥有了多元的价值评判,也许才是“我们身边潜伏了多少冒充与欺骗”的最好答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458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