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从最高法回应看“以权抗法”背后有无猫腻  

2010-07-21 22:3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告打赢官司也没用,法院有法院的判法,我有我的执行办法!”这句出自陕西国土厅有关人士,针对该厅否决民告官案件中法院判决的话语,几乎可成为国内法制进程的经典。“办法”大于“判法”,法制让位于权力的结果,则是让一切都回归到以武力解决争端的原始丛林法则。
  17日,陕西榆林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和波罗镇樊河村发生了群体性械斗。这一事件起因于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曾判定陕西国土厅违法行政,但陕西国土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了生效的法院判决。随后,最高法新闻发言人表示对于生效判决,行政部门不能够干扰生效判决的正常履行。(7月21日《新京报》)
 如果稍加注意就会发现,陕西国土厅针对此次矿权纠纷召开的所谓“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解读:在认定采矿权与樊河村村民和集体无关后,国土厅称“如不服可向最高人民法院寻求法律救济”。这种回应本身就很有点黑色幽默——国土厅一方面通过对法律判决文书的“另类解读”,否定了生效的法院判决,这种以权抗法的形式,本身就是对法律的蔑视;而另一方面,却又口口声称“如不服可向最高人民法院寻求法律救济”,一个已然以“办法”大于“判法”的傲慢,抗法不遵的权力者,却又向案件当事人奉上“法律救济”的温馨提示,这不得不说又是另一种荒诞。
  如今,最高法果然如陕西国土厅所愿,主动回应介入此事,国土厅在此案上傲视法律的做法,或可因此扭转,整个案件在判决执行上的南辕北辙,也或可由此转折。作为中国最高的审判机关和司法权威机构,最高法主动回应此次矿权纠纷案件的判决执行,实际已经从司法的角度,对案件的判决执行作下定论。而地方权力者,也理应积极回应最高法的表态,顺延法制的轨道处理此事,不仅不干扰生效判决的正常履行,更需要扭转此案中“以权抗法”的局面,从而让司法正义真正得以彰显。这当然也是我们乐见的结局。
 只是,顺延此案判决执行中,行政机关公然蔑视法院判决的做法,一些隐藏在“以权抗法”背后的东西,我们却也或可探触。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的所说,行政机关违法行政,公然蔑视法院判决,有错不改,除了权大于法的观念作怪,背后往往还隐藏着权力寻租等问题。
  当地一位政府部门知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省国土厅之所以有错不改,与法院判决对着干,背后存在着相关公职人员主观动机不良、滥用权力等问题。当地一位煤炭行业的人士也称,将数亿元集体矿权归于个人名下的案件当事人“能量很大”,曾公开表示要不惜代价“把煤矿搞到手”,并派出一个公关班子常驻西安。
  这些迹象都表明,“以权抗法”事件的背后,或许并非蔑视法律、有错不改那么简单。这其中释放出的信号及相关判断尽管尚需进一步求证,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需以最高法回应此事为契机,让行政和司法机关进一步调查深究此事,这是正本清源的过程,也是杜绝今后地方行政权力抗衡司法判决,维护稳定,避免矛盾激化和事态升级的过程。
  从“办法”大于“判法”一案,我们看到了某些地方权力蔑视法律的嚣张,其中或也隐约可见权力寻租的魅影。而地方司法判决在执行中遭遇的困境,尤其是面临地方权力的利益干预时,可能因自身独立性,招致“判法”大不过“办法”的尴尬,或许依然是一个待解的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