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该如何免于弑童惨案恶性示范的恐惧  

2010-04-28 23:5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日上午8点半左右,福建南平小学生血案杀人凶犯郑民生被宣判死刑,随后被押往刑场执行。约7个小时后,广东湛江雷州,一名30多岁中年男子冲进雷城第一小学,持刀砍伤16名学生和1名男性美术教师。据初步了解,疑凶是雷州市白沙镇一名乡村教师。(4月28日中新社)

     在南平血案带给人们的心理阴霾尚未散去之时,就在南平血案凶犯被执行死刑的同一天,雷州竟发生了如南平血案一般的弑童惨案,这也许不仅仅是一个巧合。从郑民生被执行死刑的那一刻起,人们以为,至少在法律层面上,报复社会的戾气已被封锁于司法底线内。可当另一把屠刀再次对孩子挥舞相向时,这种无所不在的恐惧,便彻底击碎了人们寄望法治钳制恶行的幻想。法律,本是从最终结果对违反社会法治的行为,所进行的倒逼式钳制。可当人们面对的是一个不惧以死试法的人时,除了越来越深重、无力的恐惧,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也许,在雷州惨案杀人动机尚未被调查出炉之前,对郑民生被执行死刑之日再发血案的巧合,本不该做过多解读。可当人们重复在这样的恐惧中时,这种对生命弑杀尤其是对孩童弑杀的重复,本身就耐人寻味。我们想知道的是:当疑凶对学生举刀相向时,他是否一如郑民生在庭审中反复强调的那样,觉得一切悲剧的肇始都是社会的冷漠;当十余名学生的血滴溅落在刀口、地上之时,他是否也依然觉得不后悔。倘若如是,南平血案本身就已经对此案形成了一种极为恶性的示范。

      从这个意义来说,站在法律的立场上,也许“南平血案”这一页已经就此翻过。但在社会心理、道德、权利等层面,弑童案带给人们的恐惧还远远没有消散。至少,从始至终,郑民生都公然表示不后悔,至少,这些带有强烈模仿痕迹的弑童惨案,它所激发的恶性示范效应就足难让人释怀。

     当人们陷入到这种恶性示范的循环中时,对下一个受害者的未知就更加剧了这种恐惧。南平血案曾被论者评为“弱者向更弱者的挥刀”,可这一悲剧的真实肇因却在于社会心理、道德乃至权利的断裂。作为离职医生的郑民生和作为乡村教师的雷州血案凶犯,无疑属于社会的边缘人群,当他们对社会的怨愤需要无辜者来埋单时,这种“无差别杀人”的恐惧就势必加剧人们彼此防范的心理,也必然增大社会群体间的裂痕。由此导致弱者的权利断裂或将更加深重,产生“我们—他们”之间的对立,社会则可能朝更危险的方向发展。

     在这方面,有关社会心理、权利纾困的问题已说得太多。但一个迫切需要厘清的问题是,血案的肇因就只是因为社会因素吗?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都不能完全避免反社会的“杀人狂”,这取决于当事人心理、道德等各种因素,它呼吁人们面对困境时,应该更能有所担当。而在一个利益分层激烈变化的社会,正当权利诉求、正常上升通道的阻塞,也可能让人们走向恶性示范的极端。实际上,雷州惨案发生之前,南平一中年妇女那句“我女儿的冤屈得不到伸张,如果你们处理不好,我也去杀人”的惊人之语,还有南平小学生事后作文“为何不去杀贪官”的疑问,就已经敲响了恶性示范的警钟。

    这种失范的社会心态引人担忧。倘若不能建立一个真正开放、包容、权利诉求自由表达和实现,以及向上通道畅通的社会,弱者又该如何免于被欺侮蔑视、被抛弃的恐惧,我们又该如何免于血案恶性示范的恐惧?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