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新法能消解强拆的次生灾害吗  

2010-03-30 22:1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种种迹象表明,如今征地强拆似乎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年初,江苏盐城一老者为抗议拆迁当街自焚,此后多人称,因拆迁遭殴打和拘留;本月,武汉一七旬老妇为阻止拆迁,又在自家楼房前被活埋;天津随后则爆出官场惊人语录:“你说不拆,肯定把你拆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全世界最牛逼!”
  如此语录却一语成谶——3月27日上午,江苏东海县一户村民为阻拦政府强拆自家养猪场,父子二人浇汽油自焚,但拆迁工作却并未因此停止。当地政府对此回应,老人自焚后仍坚持强拆,主要是为了防止次生灾害,并将事件定性为村民伤亡事故。(3月30日《新京报》)
  面对被拆者“以死相搏”的家业,任你烈火焚身,拆迁方却仍“我自岿然不动”。该拆的拆,该推的推,该漠视的漠视。如此惨况,让人联想到上海、成都等地案例中的“违章建筑”。如今人已逝,房也拆,却还要面对诸如“暴力抗法”的惩治、“强拆只为防次生灾害”的辩词,这大概正是被拆者所面临的最不堪的惨状。在这里,“以死相逼”的壮烈变成了一种近乎愚蠢的赌博。在漠视公民财产权乃至生命权的强力公权面前,它注定面临一种“全输”的局面——生命因此消逝,房产依旧不保,而致使他们财产、生命权双重损失的强拆方却依旧毫发无伤。
  “要赶在4月1日新的拆迁条例颁布前强行拆除他家,否则就拆不了了”。这大概正是当地强力推进养猪场拆迁的根本缘由。“来拆迁,从来就没有拿出过手续”,请了专业评估师,可“那些评估师的资格证全部过期”,但人家还是可以恣意妄为地抢猪、拆房。似乎一切漠视权利的强拆推进,不过只为图得新法来临前的“最后晚餐”。如此枉顾法纪的暴力强制,让人生疑,新法过后他们就真能收得住手么?
  当地政府对自焚后仍强拆的说法很有意思:强拆是为防止次生灾害。这样的“次生灾害”,可以置当事人自焚于不顾,只剩挥舞锄头的拆房劈砖。这让人叩问,当新法真正来临时,这样枉顾人命的“次生灾害”就能消解了吗?当现有的法律法规对征地拆迁已然有严格的审批、管理、追责制度之时,地方依然可以在“没拿出手续”、“请的评估师资格证全部过期”的情况下,不顾当事人自焚推进强拆,如此违规背德之举,事后却没有半点追责。法规和权利被虚置如斯,谁又能保证新法不过是一个看起来很美丽的饼?
  曾力推拆迁新法的王锡锌教授就曾表示,虽然目前土地法律法规尚不完善,但国家都有相关制度。问题就在于,这些制度在很多地方形同虚设。法律执行问题若不能解决,“土地拆迁问题,就只能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也许,正是在这样法律和权利一次次被虚置的过程中,这些拆迁的悲剧才一次次惨烈地发生,权力才敢一次次枉顾权利,肆意追逐着附着于其上的GDP乃至金钱的公权利益。如此生态下,倘没有真正对法律的敬畏,新法又如何能给人以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