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不服从的公民承载不了被迫成钉子户的悲情  

2010-01-04 22:1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钉子户的世界还有童话吗?去年,美国动画片《飞屋环游记》将一位耄耋老人在繁华热闹的城市拆迁建设中,仍独自坚守着属于自己爱情空屋的故事,演绎成一段不服从的公民坚定守护爱情权利的童话。
     不服从的公民,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公民为实现自我权利奋起斗争的场景,钉子户与拆迁者的周旋,大体可以称得上是这样一场不服从的“战争”。只是,人们在宣扬这种如斗士般进行权利斗争的“战役”之时,双方剑拔弩张的气焰被扩大化了,这种气焰中,钉子户往往被冠以漫天要价、胡搅蛮缠的恶名,它让人不经意间忽略掉了,这不服从的公民背后,其实都有着被迫成为钉子户的悲情。
   近日,北京《法制晚报》就报道,该市上营棚户区拆迁改造,签约率达到97%,而李亚辉一家则属于另外的3%。由于丈夫因下岗后生活压力过大进了精神病院,她一个人拉扯生来脑瘫的孩子,一家人的生活完全靠吃低保。因为难以负担新房居住成本,他们被迫成为钉子户。
    被迫成为钉子户的李亚辉因为及其贫困的家庭背景,很容易让人将他们归于被迫成为钉子户的悲情个案。丈夫疯癫,儿子脑瘫,自己下岗,这样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家庭,注定无法承载搬进新房后高昂的生活成本。搬进新房,则每月必须得多掏上百的物业供暖费,这是自己无法承受的,住在平房,好歹还能凑合着过。“平房能养活我,我养不起楼房”、“真的不是想和政府对着干”,这大概也是李亚辉这样社会最底层的人被迫变身钉子户最无奈的吁叹。
   李亚辉是无奈的。可又有多少钉子户是有意对着干的呢?那些不服从的权利斗争背后,又有多少流淌着如李亚辉一家同样的民生悲情?被拆迁的房屋,大多都是年代久远的房产,有些家庭世世代代住在那里,有些则是底层民众在城市聊以栖身的一隅。这样的房产,不仅承载着这些家庭深厚的情感基因,也往往因为身处城市中心,无形中消解了这些底层人群交通、工作、社交、生存等各方面的生活成本。在不断高企的城市生活成本里,那些破旧的房屋往往是他们的安身立命之本。
    不离开原地,只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而一旦离开这弹丸之屋,且不说补偿款只够买下郊区那么一间小屋,住在这些配套缺乏、交通不便的地方,更多的交通生活成本将注入生活的无底洞;就算能够住进市中心的新房,那些高昂的物业生活管理费用也注定成为他们的不能承受之重。于是,在式微的民生面前,一无所有的钉子户就像一个赌徒,房子是他们唯一的赌注,他们没有任何可供依靠的生存资本,他们的生活保障只够填塞牙缝,他们的生老病死无法解决和保障,甚至可能随着旧房的被拆日益加剧。于是,就剩下这栋破烂不堪的房子,它可以成为钉子户们生存下去的唯一稻草。
    了解了被迫成为钉子户的李亚辉的无奈,也自然读懂了《蜗居》里坚守破房的李老太,宁舍生命也要保房的固执,当然也会看清拆迁队长变身专职钉子户的补偿,还有那些不惜以自焚的悲情保卫私产的惨烈……  

    不管底层还是中产,在一路狂奔的城市生活面前,没有人能够幸免,房子成为能够保护他们,让他们继续生存下去的唯一稻草。民生脆弱如斯,不是不服从,只因“平房能养活我,我养不起楼房”。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