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妍

 
 
 

日志

 
 
关于我
李妍  

80后,生于小平故乡,读于小平母校,后转入李鹏夫人之母校继续就读,故常自认有伟人他媳妇之气质。无奈造化弄人,只得转入评论与众男人们抢口饭吃,笃信定能在评论中发散女性之魅惑。现供职于重庆某报社,任评论员兼评论编辑。 本博客皆为个人原创文章,保留版权,转载请告知。 邮箱:laoji0073@sina.com 约稿联系可留小纸条或QQ:6432804

网易考拉推荐

"民告官"能倒逼政府信息公开吗  

2009-11-02 23:2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5月4日,被誉为“政府信息公开第一案”的黄友俭、邓松柏状告汝城县政府信息不公开一案,在经历漫长一年的诉讼旅程后,最终无奈地走向了最高法。过去一年,除了汝城县法院明确表示该案不属自己的受案范围外,郴州中院和湖南高院保持着沉默。法院的沉默,成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施行一周年时,最让人不安的画面。
汝城县政府信息公开案意外遭遇司法冷遇,其实并非孤例。在众多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政府信息公开案中,《条例》中的一项规定成为法院“不予受理”的高频词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可向上级行政机关、监察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举报”——这也即意味着,当公民要求政府公开信息遇阻时,只能向其上级部门举报,而不能走包括司法诉讼在内的其他救济渠道。

如此司法噤声之状态,最高人民法院于近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定》)堪称救赎,其规定:赋予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政府信息公开依法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11月2日新华社)这无疑让此前阴霾一片的信息公开司法沉默顿现光明。

赋予公民针对政府信息公开依法提起诉讼的权利,让法院在公众要求政府信息公开遇阻时,不能再理所当然地保持沉默。它弥合了此前公众无法通过司法,救济自身知情权的权利断痕,也改变了公众在政府信息公开上频受阻挠的困境。

当然,公众有权在政府信息公开上“民告官”,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此后的政府信息公开上能一片坦途。习惯以“国家秘密”、“信息不存在”为理由,搪塞公众知情权的众多政府相关部门,似乎已经习惯了政府信息作为“国家秘密”的价值存在。在他们眼中,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就像无理取闹,要求者更似刺探秘密情报的“间谍”,需要每天专人把守。谓予不信,此前河南青年王清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却被当成间谍的遭遇,便是明证。也正如此,就像要改造我们的说话一样,我们的相关部门也确需在信息公开吁请愈发强烈的当下,改变我们的行政思维,习惯将政府行政的“毛孔”置于公众审视的目光之下,而非让“秘密”遮蔽双眼。

要做到这点,厘清公众知情与真实国家机密的界限就至关重要。也正如此,此次最高法首次明确政府信息公开“保密”边界,就显得可圈可点,其提到:作为被告的政府部门,只有在提供法定程序或主管、同级保密部门出具的属于“国家秘密”的审查结论时,才不用提交政府公开信息。这也意味着,今后相关部门张口即出的“国家秘密”说辞只能是空口无凭,你要么拿出“国家秘密”的真凭实据,要么选择信息公开,“国家秘密”不能再是拒绝信息公开的“尚方宝剑”。

只是,这样针对民众知情权的司法救赎,就能打通信息公开的路径吗?众所周知,完备的公众知情权不能独靠司法,迈进司法,也意味着官民信息互通走向了无法挽回的一步。转换思维,政府若能在信息公开上化被动为主动,提早介入、便民展示,官民信息的沟通又岂若现今之难?此前广州主动公布114个政府部门预算引发的民意爆棚,不就是政府主动介入信息公开迈出的勇敢一步吗?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